锡海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唐最后的剑仙 > 第二十五章小暧昧
  暮鼓已响,街上到处都是巡逻的更夫。

  “三更半夜小心火烛,前面那人给我等一下,说你了,没事儿了你走吧。”

  更夫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他当即大声喝道,不过在看清楚男子背影后,面色却是猛地一变,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这时迎面又走来了一个更夫,见到这一幕不禁有些疑惑地说道:“你怎么把那人放走了,我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是什么官爷啊。”

  更夫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确实不是官爷,但在他身后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如今新朝初建,就算表面上繁华的长安到了夜晚也都是混乱无比,那人要么是杀人越货的大盗,要么就是某个世家处理白天不方便处理的事情,而这两种,不管哪一种对于他们来说都招惹不起,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以此同时,那个被更夫们误认为是江洋大盗的人,正站在了长安最大的酒楼惊鸿楼门口,随着大门缓缓被打开,瞧着里面的人,方初眼中忍不住闪过了一丝惊讶。

  来者竟然是李嫣然,看她的样子,方初可不会认为,她是偶然听到自己的敲门声才过来开得门。

  相比方初,李嫣然更加惊愕,她从听到方初的话就知道他的目的绝不是这么简单,但看到方初背上浑身是血的王峰,依旧让她整个人仿似如遭雷击。

  见到李嫣然的样子,方初就知道这丫头是误会了,刚想开口,便感觉整个人被一个大力拉扯了进门里。

  关上大门,四处扫视了一眼,李嫣然迅速开口说道:“你过来的时候没人看见吧,这人你打算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瞥了一眼在自己背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王峰,方初还真想把他整个人扔进长安河里。

  “我还有不少后手,你要是放心,可以把他交给我,不会留下一点儿痕迹。”

  说完这句话,李嫣然美眸眨也不眨的看着方初,等待他的回答,在秦王府久了,真如秦琼所说,秦王很多特质都被她学到了,李嫣然没有问方初为何如此做,而是极其干脆的为方初思考着解决的办法,因为她相信方初,不会无缘无故对这个人动手。

  虽然是李嫣然误会了,不过她的反应着实让方初感到心中一暖,摆了摆手,方初说道:“这家伙虽然确实欠收拾,但我还没那么闲,他受了点儿小伤,给他随便弄点儿金疮药之类的就行了。”

  说完,方初便像是扔垃圾一般,随手把王峰放在了地上。

  方初的话让李嫣然心中忍不住一松,虽然她确实有能力解决这件事,但不论如何她也不希望方初真的动手杀人了,不过紧接着李嫣然便忍不住小嘴微张,瞧着躺在地上还在隐约吐着血沫子的王峰,白皙的额头上闪过根根黑线来,你确定,这真是小伤?

  忽然李嫣然感觉地上那人隐约有点儿熟悉,大脑飞速转动了一下,她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人…好像是今日舞剑之人?”

  闻言,方初不免对李嫣然有些刮目相看,冲着她比了一个大拇指:“行啊,这小子这熊样你都能认出来。”

  李嫣然刚刚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十分不确定,王峰此刻的样子,同先前看到他那潇洒的剑客模样,用天壤之别都是一点儿不夸张。

  还算俊朗的脸上此刻早已经肿成了猪头模样,只能依稀看出点儿先前的轮廓来。

  “我先回去休息了,你随便让人给这小子涂点金疮药,死不了就行。”

  “等等。”

  就在方初说完转过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被李嫣然叫住。

  “你这满身血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儿的山大王又打家劫舍回来呢,我叫侍女给你准备点儿水。”

  李嫣然秀眉微黛,有些嗔怪的说道,说着瞧见方初头上的发丝有些凌乱,不自觉的上前一步,轻轻为他理好。

  李嫣然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却让一直以来都是天塌不惊的方初有些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任由那双有双白皙且温柔的手,在自己头上落下。

  别说方初了,就连李嫣然此刻都有些被自己这个动作吓住了,不用看,李嫣然都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像极了夫妻之间的小暧昧,像是触电一般缩回了手,佳人俏脸飞快埋下,就像是做错了事等待家长惩罚的小孩儿一般。

  月光落下,像是给佳人身上披了一层洁白的纱裙,让本就俏丽的她显得更加美丽,方初磨炼了十多年的剑心,第一次开始不受自己控制疯狂跳动起来。

  此刻方初心中忍不涌起一个冲动,想要冲上去狠狠拥吻李嫣然,这个想法一出,方初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么做虽然李嫣然很大可能不会反抗,但那后果自己现在却承受不起,惊鸿楼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一个过渡的地方,既然许不了她未来,那么便不能让冲动左右自己的想法。

  念及于此,方初语气快速的说道:“我先回房了,这小子除了别弄死,随你怎么折腾。”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瞧着身影已经消失在月光下的方初,李嫣然美眸中不禁多出一丝好意,转而又有些不忿,瞧着方初离去的身影,喃喃说道:“胆小鬼,我有这么可怕吗。”

  一夜无话,翌日中午。

  “听说了吗?”

  “这么爆炸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瞧着两名食客在那里谈笑风生,一位书生打扮的人,有些疑惑地开口问道。

  “两位到底是何事,为何小生没听过这长安出了什么大事儿。”

  听到这话,那两位食客不约而同朝着书生投去了鄙夷的目光:“今日,长安街头巷尾都已经传遍了,钱家布庄的少爷,在昨天下午的时候遇到一位神秘人袭击,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白痴,现在布庄的钱老爷还在悬赏重金找大夫和抓凶手,不过大夫的赏金只有五百两纹银,但抓凶的赏金足足有千两之多。”

  食客一副感慨的模样,但内心跟明镜似的,钱老爷膝下的子女多的可以组成一支禁卫军,一位子嗣的生死,如何能和他们钱家的面子相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