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话仙 > 第十七章 其实我是有钱人
  种植技能升级了:

  种植:3级0/800

  庄羽一边注意着地图,防止有人注意到跑过来,一边欣赏天空上七彩流光。等光散尽,地图上除了奔跑的野兽,没有人过来。就低头继续砍竹大业。

  没多久,石斧又冒出金星,石斧:二星,高级0400

  庄园调整后,工具在外面使用,该有的全都有了。庄羽的一些担忧也烟消云散。

  又砍了几斧,能量进度条空了五分之四,肚子饥饿感也越发的强烈,庄羽停下来体息一下。

  他在进度条最下方意外的发现杀戮值不再是空,有了数字。

  杀戮值:7 兑换。

  杀一人1点杀戮值,一条人命只值一个杀戮值,太不值钱了。

  杀戮值很重要,能换庄园升级卷轴。人物等级每十级就能升级庄园,庄园升级面积在原来的基础上扩大一倍,现在三亩大,十级六亩,二十级十二亩。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除了人物级别要达到外,还有要升级卷轴,升级卷轴只能靠杀戮值来换,100点换一张。

  杀戮值还能换技能升级卡,50点一张,自己用还可以用的别人身上。以庄园现在情况来看,技能升级卡似乎用不上。

  在地图上他看到一群人到达庄庆死亡的地方,有人围着尸体转,有人跑到周围的山上转悠,希望有所发现。

  他们已经发现并开始调查了,庄羽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他砍的竹子二百七十根,一根制造一根弩箭箭杆,他只是自己用,这些足够了。射杀敌人,石珠已经证明效果比弩箭射速差了一些,有效射程也打了折扣,但差也差不了多少,制造起来更容易。

  除了没有把握的目标用弩箭增加成功率之外,像庄庆这类人,石珠足够了。

  庄羽返回自己的山林,挑起柴火离开。

  现在的庄羽很勤劳,晒柴火。洗澡,洗衣服,洗头发忙个不停。干起活来,庄羽才嫌这样的生活有诸多不便,他要洗衣粉洗衣夜,他要香皂淋浴露,他要洗发水,牙膏。没有这些,他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不干净。

  还有吃的盐是青盐,盐粒子大的比冰塘还要大一倍,青灰色,杂质很多。他要精盐做饭。还有油,用的是动物油脂,植物油他还没有吃上一口。接下来,任务很重啊。

  把洗出的衣服晾晒起来,来这里没有几天,一天的福没有享,尽受罪了。

  衣服少了,庄羽准备出门去买一身。原主钱不少,床底下的铁箱子里装了满满一箱的金币,三箱子银币,五箱子铜币。还有一小箱紫金币,七枚不知何材质做成的火红色的钱币。

  原主对生活要求很简单,衣服都是粗布的,每一件都是为子方便照顾满布三个院子灵药,耐磨耐操。而且很多衣服都是几年前的,庄羽找出来,撕扯不上身。这些衣服原主都放着,显得很念旧。

  旧衣服要清理掉,庄羽收到储物格里,准备到庄园里用纺织机试试能不能改成其他的东西。

  这个世界似乎矿藏丰富无比,最基本的钱就是铜币。

  今天庄羽在外面吃饭,他注意掌柜收钱,对钱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铜币面值三种,按重量不同分别相当于一角,二角,五角,这里铜的钱币称子,面值一角的就是一子。

  银币也是三种面额,相当于,一元,二元,五元。

  黄金币相当于,十元,二十元,五十元。

  紫金币相当于,一百元,二百元,五百元。

  黄金币和紫金币的单位统成为刀。

  那种不知是何种材质做成的火红色的钱币一想便知,相当于,一千,二千,五千。庄羽那几枚火红色的钱币上面都刻着这个世界特有的数字“二”,也就是一枚二两元。光那几枚面值就相当于一万四千元了。

  火红币的单位叫布。

  再加上他从田宝,庄庆等死人身上搜来的钱,庄庆钱袋里有一枚刻着“一”,枚刻着“五”的火红币。五枚数字不一的紫金币,十枚三种面值都有的黄金币。二十来枚银币。没有铜子。

  所有的回在一起,相当于两万多块。

  战利品除了钱之外,还有十来件金饰佩饰,五件两面都雕刻着“武“字的盔甲状的灰玉佩,一件是田宝的,其他四件是庄庆护卫骑士的。

  至于刀啊,庄羽的工具比这些强百套,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若是找机会能出手就卖掉,找不到,就扔到空间里,分解或都熔炼重铸。

  想到钱,庄羽自然没有原主那么心大,把所有的钱币都收进储物格里,单独占了一个储物格,以后除了钱,什么也不放。

  庄羽拿着钱袋子准备出门去,这时,有人走到他院门前,脚尖碾动,碾碎了一块石板,掉头就要走。

  庄羽从地图上看到,马上又查看了一下黑名单,对上头像,果然在黑名单上。来人叫许天,仇恨值70。

  又查看一下许天的资料,力量和自己相当,自己又有那么多可以保命的工具,当然不用惧怕许天了。就是当面硬刚,吃亏的也不一定是自己。

  现在是时候发声了,亮明态度。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并不是怯懦的人,是男人就有刚性。让所有人知道一件事,他庄羽不是以前的庄羽,以前的那个天天守着灵药的庄羽“失忆“掉了。

  失忆,是庄羽给自己找得到最佳借口,借以掩饰自己为何性情大变,与原来的“自己”如同两个人。而几天前中毒恰恰是“失忆”最好的理由。原主藏有庄家想而不得的东西,原主一直没有告诉庄羽,万一庄氏的强人来逼,也拿他失忆没有办法。

  庄羽拉开院门,冲许天怒声大喊,“站住!碾碎石板就想跑,没门。这些石板碎了都是你干的吧?得赔!”

  许天转过身,看着个子不高,清瘦的庆羽愤怒的模样,眼睛里内过一丝惊讶,这只一向只知逆来顺受的小东西,开始露出凶相,要咬人了。

  许天只是惊讶,随即就换上不屑的表情,黑种小狗仔子就是再凶,一棍也就敲死了,要不是家主和少爷心心念念想要庄羽一件东西,庄羽早就是一抔黄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