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命葬师 > 第299章 养魂人
  说罢看向司雯清雅缓缓解释道:“小丫头,你年纪还小,看得出来你出身不同,只是,人这一生,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积善积德才是好,你年纪轻轻,切莫变得不通人情,哪怕是你日后身居高位,水可载舟亦可覆舟,这样简单的道理,你是明白的。”
司雯清雅没在说话,只是转身靠向一侧。
老人看向我笑了笑:“这丫头人倒是也不错,就是有些高傲了,山水一程,希望你们都能有所体会。”
说罢老人转身不知道就从哪里抽出三根贡香。
在火烛上点燃后就直直插在桌上的缝隙里。
我出声提醒道:“这样很危险的,没有香炉?”
“扔了,那破玩意我孙子肯定不喜欢,想不出什么喜欢的,危险点也好,我老婆子也到岁数了……”
看着老人的模样,与下午遇到的时候全然不同。
语态气势像是两个人似的?
“小伙子,看你一身贡香味,是从哪里来啊?”
我闻声轻笑道:“婆婆问这干什么?”
老人又磕了磕烟枪,手指在烟口捏了捏,继而猛吸一口。
吐出的烟雾竟是化成了个圈。
烟圈罩在风铃上,像是保护圈似的围着。
可风铃还在,烟圈,转眼即逝……
“你是个聪明的,老婆子不想和你拐弯抹角,这米罗小镇啊,自然也不是能留住你们的地方,只是啊……”
老人顿了顿,方才接着说道:“善见城,乃至之后的须弥境,都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
“什么不是我们该去的地方!我可是……”
“大小姐!”不等这女人说罢我便出声制止。
看向司雯清雅的眼神里亦是带了些指责。
传出去是司雯一族的圣女就了不起了?
眼下这事态我算是差不多了然了。
这地方哪里是什么司雯一族的禁地,本就是与桃花源,仅是刚好有个通道罢了。
仍然是两个地界,就被这些家伙孤自化成自家产业了。
司雯一族,哼,想到同样被占据的鬼刀,这一家子,看来抢夺才是正经血统了!
“小丫头也不用躲躲藏藏,老婆子我虽然老眼昏花,但也不至于是个老瞎子,我看得出来,你确实是出身不凡。”
司雯清雅被捧了一把当然是投其所好,顿时更是傲娇。
老人却是适时再度说道:“你有现在,也不过是祖上积德,要是晚辈不明白,败光家业,也是常有的。”
一捧一摔,老人掌握得恰到好处。
几乎是转眼之间,我转身看去,望着老人只看到满眼的浅笑。
仿佛刚才的深沉又是黄粱一梦。
老人终是没说出来孙子的死因,我自然没有追问。
夜里,老人去了房间休息,没有为我们安排住处。
无奈之下,我与司雯清雅只能待在这里了。
司雯清雅看着我很是不忿:“死十三,我以前为什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怂?”
我闻声转身看着忽然发疯的女人更是淡漠。
“圣女大小姐,劳烦你记住了,这里不是司雯一族,我现在杀了你,照样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只是不想在与你们司雯一族扯上半毛钱的关系,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罢就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不再多说。
司雯清雅实在是太过骄傲,这样下去,迟早是麻烦。
房间里一时之间只剩下了愤愤不平的喘息声,连带着风声一起搅动着房梁上的风铃。
夜深了,米罗小镇上,又陷入了一片幽寂之中。
我靠在椅子上,故作深睡,身边的司雯清雅亦是效仿。
这大小姐也就是这个时候还算是有点作用不会添乱了。
时间分分秒秒走过,房梁上的风铃却一直在晃荡。
一个两个也罢了,但成片的风铃汇聚在一起,像是搅动着让人不得安宁!
“祖母,祖母,我回来了……”
忽然而至的声响让我浑身一震,该来的,到底是来了。
里屋本是关了门,这时候却是传来开门的声响。
老人的拐杖是桐木所制,空心的桐木敲在地板上总是叮当叮当地发出声响。
我听到老人似是开心地笑道:“小元,回来了啊?奶奶可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你这小子,出去走了一趟,就得晚上好久。”
我闭着眼,鼻翼之下的贡香味道越发缠绵。
这样的味道,我既是熟悉,也是陌生。
孩子被老人逗弄得发笑,声音空灵而诡异。
房间里一时之间风铃攒动不止,到处都溢满了冰凉的阴森气息。
我闭着眼,仔细感受着周围的气息变动。
“奶奶,我饿了……”
小孩子的声响听起来仍是带着些天真意味。
但这样听着又好像是过于天真,让人听起来有些失真。
老人拄着拐杖缓缓朝我们靠近,她闷声说道:“小元啊,奶奶年纪大了,不中用了,愿意来找奶奶的人啊,不多了,孩子,下次再来啊,走的时候,带上奶奶一起走吧。”
孩子欣然答应,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好啊奶奶,外面可好玩了,整个天上都是风铃,响起来,像是奶奶唱的曲子。”
老人被哄得开心,走到我们身前探了探鼻息。
继而才自顾自说道:“唉,黄天在上厚土在下,老身作恶多端,只此最后一次,惟愿老天莫要降灾于稚童。”
闻声,我心下也是叹息,左右都是为了孩子能够安息。
但这样做,又真的,会让逝者安息么?
“小元啊,你吃吧,接下来,这两人都不是普通人,你一定会大补的……”
孩子终是孩子,并不懂得什么大补小补,饿了就吃,才是目的。
感受到阴森气息逐渐靠近,我握紧了手里的符纸。
心下亦是在跟着默念:“符者,合也,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彼作应,此感而彼灵……”
风铃声响越发的急促,听着让人都感到嗓子里无法呼吸。
我心下警惕,手上的符纸也在开始发烫。
终于,感受到气息就在身前咫尺之余,我霎时睁开眉眼手下迅速出手!
符纸在小孩身上当即划开,瞬间满屋子都是尖锐的鬼叫。
老人见状亦是惊骇,望着我的眉眼里一片空洞。
“怎,怎么会?你没有闻到贡香?”
我拿起桌上的贡香在手里转了转,果然是轻了些。
“皮洛香,虽然和贡香成分相似,你又加了不少烟草味道想要混淆我的嗅觉,但我在这贡香味里长大,如何能分辨错?”
老人这才转身朝着尖锐鬼号的小元洒下一把烟灰。
孩子的尖叫声低沉了些,但整个身子看得出来仍是开始泛着透明。
小元看上去约莫八九岁有余,脖子上有很深的划痕。
看着像是几乎要把整个脑袋都切下来似的?
一双眼里溢满了痛苦,脸色发白的不像话,眸子里更是愤恨异常!
他时而尖叫,时而看着我们又是满眼警惕!
这孩子,被鲜血养魂,距离僵尸,怕也是咫尺之遥。
此刻被我符纸镇住,也不过是短暂效用罢了。
尸鬼之中,唯有孩童最难控制。
这些孩子未曾了然人世情怀便化作恶鬼,更是会以为人性本恶。
当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正常的时候,那自然一切都是正常的。
老人看着我,布满皱纹的眉眼间一片深沉。
“小子,放过我孙子,我知道你是行里人,你也知道,只要我孙子成了僵尸,我就能看到了,能摸到了,我会管好他的,不会出去作乱的!”
司雯清雅在这时也缓缓睁开眼睛。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望着老人和时不时发出的尖叫的孩子,眼里尽是冰冷。
“你也说了,自己是行内人,那就该知道,死了,就是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