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领主的职业图鉴今天点满了吗 > 第144章 第 144 章
奥利弗根本顾不上为没能亮相的每日结算面板哀悼,就被这只做事自有一套强盗逻辑的醉猫给压倒在了床上,激动焦躁地继续又蹭又吻了。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

发现猫耳神祇醉酒后表现出的力气远比自己的要大得多后,奥利弗哭笑不得地放弃了挣扎:“……算了,随你高兴好了。”

他一边假装闭目养神,一边任由对方胡作非为——反正这可是位单纯到差点能认他做父亲的神明,那些毫无章法的胡乱亲昵,也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失。

被他低估了的是:当猫猫神直接吻在他的灵魂体上时,冲击力远比被吻在实际的身体上要强烈上百倍,引起他一阵阵的颤栗……

真是太丢脸了。

这么想着,虽然有些懊恼,但自认是一位合格的大人,奥利弗还是强行忍耐了下来。

成功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顺利骗过了单纯且醉酒的神祇。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对他挨挨蹭蹭的神祇,却忽然停了下来。

结束了吗?

奥利弗如释重负地睁开了眼,试探着看向无端愣住的祂。

由于情绪的极度亢奋,那双毛茸茸的尖耳朵总是一颤一颤的,时而笔直竖起,时而往下软软垂着。

在金发领主的眼里,那当然是非常可爱的——可爱到他愿意原谅这只醉猫的乱来。

几小杯度数不高、酸甜可口的果酒,却足够让现世不久的神祇醉得一塌糊涂。

从脖颈到面颊,猫耳神祇都是反常的粉色,身后那条醒目的大尾巴绒毛蓬松,翘得很高,尖尖朝向身下的奥利弗。

祂依然虚压在奥利弗身上,不舍得退开,兀自思考着什么。

直觉告诉祂,祂还想做更多的事。

但明明这么近地面对着由祂为所欲为的美丽信徒,又是在不会被任何人打扰的神殿里……在一阵顺应本能的舔吻后,波及全身的燥热却只得到了极轻的缓解。

是什么?

还没能完全吸纳神格赋予的智慧的神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躁和迷茫。

不光是祂还不清楚,奥利弗更不会想到让祂陷入纠结的关键所在。

他略感疑惑地观察了祂一小会儿后,感觉祂像在沉思着什么,就做出了“酒劲可能快过去了”的结论。

或许是终于玩够了他这个大玩具了。

这么想着,奥利弗出于试探的目的,很轻地推了推祂。

微凉的指腹碰触到结实的神躯,他下意识地带了笑,温柔地呼唤着祂的本名:“亲爱的&&,你愿意起来了吗?”

话音刚落,奥利弗就不由得怔住了。

因为……几乎是在说出对方名字的瞬间,他便清晰地感觉到,透过指腹传来的一下很明显的抖动。

而且,很烫。

大约是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伸手碰触自己,猫耳神祇倏然睁大了金灿灿的眼瞳,像是被骤然卷入漩涡的惊愕——

从醉酒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激荡无比的神力,早就抵达了强弩之末。

在这再轻巧不过的碰触下,彻底失控了。

对这点毫不知情的奥利弗,毫无预兆地再次迎来了黑暗。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上又发生了什么,眼前就弹出了姗姗来迟的当日结算面板。

刚才究竟出什么事了?

奥利弗怔怔地看着面板,并不关心上面的内容。

他迟疑了下,试着四下环顾。

但不出意外的是,他没能在这个完全静谧的黑暗空间里看到除自己以外的人。

猫猫神呢?

怀着对醉酒的神明的担忧,他只敷衍地记扫了扫上面那几乎是一成不变的数字后,就兴趣缺缺地将它关上了。

自从他的【采集者】、【渔夫】、【农耕人】和【矿工】这四大职业技能都攀上9级后,要想升到10级即满级的经验量一下陡增,是个庞大到需要以年为单位去计算的数字了。

这当然也跟奥利弗在“冲级”这件事上表现得越来越怠惰有关。

除了莱纳最困难的那一段时间外,根本不愿意依赖游戏系统的他,现在随着一切步入正轨,就更不会想去动用它了。

连用那开垦起来毫不费力的锄头亲自参与耕种,现在也只是他个人的小兴趣:种植玉米所占用的耕地面积,不过是总耕地的一小部分,重点还是靠科学种植法。哪怕出现游戏系统失灵的意外,也不会伤到莱纳或奥尔伯里的根本。

那四大职业技能到达9级后,的确解锁了不少诱人的道具:比如只要花上十天时间,就能在无需任何成本的情况下复制出一颗跟投入物一模一样的宝石的【宝石生产器】;有可供一次性使用、百分百让第二天变成雨天的【祈雨娃娃】;有能让钓鱼变得更轻松简单的【高级钓竿】;还有【高级肥料】和【高级自动洒水器】的制作法……

然而奥利弗对宝石并不钟爱,也完全不打算靠贩卖宝石赚钱,因此【宝石生产器】就变得鸡肋了;在水利方面的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地下水层够深,能靠打井或是河流引进水渠的方式进行灌溉后,【祈雨娃娃】暂时也没有派上用场的机会,更何况还有货真价实的神明——猫猫神在身边;莱纳人已经达到人人都能吃饱饭的状态,对鱼肉的渴望也没那么剧烈了,他钓鱼纯属是个人爱好,在有那样的技术后,更好的鱼竿也只是锦上添花;【高级肥料】用材繁琐,而且只能他一个人进行制作和使用,还不如他之前传授给众人的那五花八门的堆肥技术,至少能够普及……

莱纳河是不会结冰的,因此在冬季时,奥利弗没少去砍伐和钓鱼,才顺利让二者都升到了9级。

而在开春之后,他彻底对自由民免费开放了树林的资源,只在每人每日被允许获取的数额上做了限制——譬如每人在每十天里,只被允许从河里摄取一条超过巴掌大小的鱼。要是捕到了小于巴掌的鱼,则必须立刻放回河里。

要想获得更多鱼资源、作买卖用的话,就得正常向领主缴纳那高达百分之四十的税金了。

位于莱纳城的矿产并不能像游戏里的矿井那样再生,随着奥利弗的【矿工】达到9级,也就象征着那偌大的矿区……终于是被领主大人凭一己之力给挖空了。

深处的土质层上原本覆盖的岩石,全被那把锋锐得不可思议的十字镐给刮得一干二净。

那块地的话,奥利弗倒是让人暂时先空着。

他还没想好,到时候是填平了做耕地、新移民居住区还是做其他功能性建筑用。

当然,这些都是以后可以慢慢思考的事。

在他心里的那张计划表里,这甚至还比不上定制一套蒸馏工具、好开始尝试制作蒸馏酒来得紧急。

而眼下最紧急的,果然还是因为醉酒而变得古古怪怪的猫猫神啊。

奥利弗轻轻地叹了口气。

只是他再着急,对这样的后果也是无济于事的。

只有尽可能地放下担心的情绪,任自己陷入黑沉的睡眠中了。

——希望明天早上睁开眼后,能看到猫猫神像往常那样,静静地躺在他的身边吧。

经过之前的风波后,金发领主的下半夜,终是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在遥远的神域中,赶在神殿倏然崩塌前、将心爱的奥利弗送走的猫耳神祇,则怔怔地坐在一摊黄金“废墟”里发呆。

身上的热度迟迟不消,祂的长尾巴不知不觉地蜷了起来。



耳朵还直竖着,眼神迷茫,固定在一个虚无的方向。

要是让奥利弗看见的话,一定会感觉祂这副有些委屈和困惑的模样,是……很可爱的。

然而唯一能看到这一幕的不速之客,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自从那天心血来潮去质问越界插手了自己的神职的新生神祇,却反而被那只“粗鲁无礼的可恶金猫”弄伤自己神躯的手掌后,戴夫的心情就一直很糟糕。

虽然祂不需要参与到任何战斗中,也完全没有履行自己神职的心情,对祂行走在人间没有任何影响……

但祂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受过那么严重的伤了!

祂从来不是宽宏大度的脾气,当然想过要回去找对方报复。

但祂暂时不敢去。

实在太奇怪了!

想到这里,戴夫就越发恼怒。

明明是新生的神祇,恐怕连神格里蕴含的智慧和法则都没能吸收完全吧。

神力凭什么强横到那么夸张的地步?!

祂只不过是直接触摸了对方的神像,手心就被灼烧出一个洞来!

当然,戴夫原本就来意不善:直接触碰其他神明安置在神殿中的雕像,不管在谁看来,都将是一种被视作实打实的挑衅的行为。

但在祂眼里,最先做出无礼挑衅的,明明是那只金色的大猫!

司掌财富的神祇却插手引导亡魂的事,当祂去质询时,更是没有表现出一星半点的歉意。

即使祂已经许多年没有履行过神职了,也绝不代表祂愿意让出。

“可恶!”

想到自己原本想去找对方麻烦,却反而被教训了一顿、最后更是被那野蛮但有力的猫爪子疯狂攻击,只能狼狈地逃跑……

戴夫就一阵怒火中烧。

祂当初在惊魂未定地逃回供奉自己神像的神殿后,还去找过与自己交好的桑、沃和普雷格。

结果却得知桑从十几年前起,就自行陷入了长久的沉眠;沃游走在人类的各个国家之间,却不插手国与国间的战争,只百无聊赖地看戏,对祂的遭遇只夸张地大笑着、表达了幸灾乐祸的心情;普雷格则是比桑更早陷入了沉眠,连祂的神躯都找不到了。

满肚子怒火却到处碰壁,没地方宣泄的戴夫,最后无奈地选择了回到久违的神域。

——祂不报有任何希望。

踏入神域前,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的祂,竭尽可能地说服着自己。

——只是,看一眼。

——远远地看一眼。一眼就好了。

神域与祂下定决心离开的那天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原本众星捧月般簇拥在神王的主神殿四周的大小神殿,已经追随着各自主人的沉眠而隐没了。

没有温柔和煦的金色阳光,没有了馥郁芬芳的繁花,没有那讨厌无比的爱神矫揉做作的撒娇,也没有……

明明早就料想到会是这样,但当戴夫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曾经的神王神殿的位置上时,心情还是一下坠入深谷,简直恶劣到了极点。

但事情还能更坏。

当戴夫紧抿着唇,暴躁不安地往自己的神殿的方向走去时,眼角余光却瞥到一道可恶到刻骨铭心的身影时——

“是你!!!”

戴夫的视线甫一定格,眼里直接喷出火来:“可恶的死猫,你竟然在神域里发/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