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谈物语 > 102 解密谜案(完)
  蒙渊的事情算是蒙家心中的痛处,一个可以说注定可以成为第七阶“辉耀”的诡术师,就这样走上歪路了......

  这怎么可能不让人肉痛?

  因此卡尔·奥克兰意识到蒙家的疯子在场后顿时闭上了嘴巴。

  “那可不是【适格者】,没有眼界就闭嘴吧!”蒙战冷冷地回复,语气里带着不悦,“【适格者】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我想我比你更加清楚!虽然【适格者】不需要修行诡术就能直接释放力量,但其身上必定会带有怪诞的气息......你看这个王璇,身上哪里有一点怪诞的气息?”

  “那如果不是【适格者】的话,那又是什么东西呢?”雷德菲尔德家的议员提问。

  打破沉默的是在场最年轻的苏难。

  “我听我的老师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些怪诞在被消灭后会掉落一些奇怪的物品,或是某些诡术回路的具象化,或是该怪诞时常带在身边而沾染了气息......”苏和回忆道,“只不过这种情况十分少见,因为无论哪种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怪诞足够强大,如果不强的话,自然没法做到以上两种的任何一种。”

  “也就是说,这王璇身上还带着一个宝贝?”听到宝物,雷德菲尔德家的议员眼前一亮,他们雷德菲尔德掌控着联邦的商业和航海,不仅是唯一掌握着连通其他海外帝国的渠道的家族,也是十三议席中最富有的一个。

  这纯粹就属于条件反射了!

  不对宝物感兴趣的雷德菲尔德,那一定是假的雷德菲尔德。

  这话一说出口,场上的气氛顿时变得极其微妙起来,奥德列斯看了一眼苏难,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太年轻啊......

  虽然外表上、气质上和苏和大人如出一辙,但是却并没有苏和大人的神韵在,这个叫做苏难的年轻人性子里天生似乎就带着一股子木讷和刻板,像是一个木偶永远没有人的了灵动和神气,即使外表在精致无暇,但也改变不了它是木偶的本质。

  很奇怪,奥德列斯竟然从苏难的身上感受到了这种感觉。

  “你不该说出来的......这些人虽说名义上是议员,说到底也都是一群利欲熏心的家伙,空域级别的宝物,对这些人来说,可是莫大的诱惑了......”奥德列斯低垂下眸子,用【幻听】将想说的话传达给苏难,他自然知道运用诡术和怪诞,虽然对方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但气息绝对瞒不过在场的众人,但是奥德列斯也没打算隐藏。

  名义上,王璇此刻还是他们安东尼奥的人啊!

  苏难同样垂下了眼眸,以更加难以察觉地方式传讯道:“这样啊,是我考虑的太过浅薄了。如果是我的话,会对王璇局长带去什么困扰的话,那就真的是罪过了......您请放心,毕竟是我闯的祸,我会处理好的。”

  额,这一板一眼的样子,真的是苏和大人的徒弟吗?

  还有,少年,这种事你究竟是要怎么阻止啊?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的奥德列斯无奈扶额,在心中疯狂叹气。

  ......

  在听完了最近火出圈的案子之后,没过多久,就迎来了“中场休息”的时间,说是休息,只不过是停止了无聊的汇报环节,接下来的才是这次会议的重头戏——有关面对全联邦招收协助警员的提案。

  这个协助警员的提案可以说是,新增加的一条警务渠道,降低了联邦警察必须从警校毕业的这一硬性条件。面向全联邦人民的协警制度将全面开放,只要是已经达到联邦法定年龄的人都可以报名,无论男女都可参与。

  只要通过了联邦的审核系统,在进行为期数月的基础体能锻炼,这些人就可以直接持证上岗,当然像枪械这种危险性武器,还是不会发放给他们的。

  这群人的存在只是将现有的警方大量追踪和调查、维护秩序的繁琐工作给分摊了一些。

  当然,如果其中有极为优秀的成员,同样存在着十分不错的上升渠道。这不仅可以让联邦民众对警察这个高危职业有所改观,还能够降低犯罪率提升民众的生活质量。

  唯一的缺陷,就是花钱。

  这也是阻挡这个方案僵持数年没有通过的重要原因。

  略过和前几年没什么区别的议案辩论等环节,所有人最关注的,都是在最后的议员匿名投票环节,事实上在这次议会上的投票结果并不能作数,但却能够当做是十三议席今年对这个案子的风向标。

  这算是一种潜规则,只要不是愣头青似的下议院,一般都不会在这种预投票走过场的环节出头,往往都是投弃权票。除非是同样的十三家族的人,否则没人会随意表态。

  因此,明眼人都知道,虽然在座有十七八位议员,但真正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只有卡尔·奥克兰、维尼·奥克兰、蒙战、奥德列斯、苏难和雷德菲尔德、兰斯家族的议员共七个人。

  而这七个人中,蒙战、兰斯家族必定是支持的,两位奥克兰家族成员和雷德菲尔德必定是持反对票的。而今年新加入的两家安东尼奥和苏家的态度,才是决定这次预投票的关键。

  公证人亚瑟在所有会议结束后,走到了中午时议员投票的选箱前,在这个时代明明已经有了更加先进的电子投票,但是议会却依旧在遵循着古老的黑箱唱票机制。

  他和其余的两位同事,作为公证人宣誓后,便开始了计票工作。

  “弃权票!”

  “弃权票!”

  ......

  “支持!”

  “好了,没有了。”亚瑟看了看空空如也的选票箱,虽然工作量不是很多,但是作为公证处的人,就算是再小的事情,一旦有了公证人的见证,那么就都将拥有神圣的意义!

  “没有了吗?”统计票数的人先是一愣,随后面露疑惑地开口:“支持三票,反对两票,弃权十三票......”

  “怎么了吗?是票数不对吗?”亚瑟不以为意地开口。

  “那倒不是,只是对这个票型感到有些奇怪罢了......话说奥克兰加雷德菲尔德,这次出席地就已经三位了啊,为何只有两票......反倒是蒙家和兰斯家族的只有两人,却有三票呢......”

  亚瑟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还真是如此!这究竟是怎么才能投出这样的票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