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山纪 > 第420章 远道而来
小小山丘草地上,聚集着近三十名修士。

随着张辰说出灵山寺出动的消息,一众神山首座及长老,说了几句之后,这时候又都脸色沉重,不说话了。

张辰也是吃吃下定不了决心,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原先别过头去的韩可珍,低声道:“掌门师兄,云师兄,胡师兄,师妹有一句话想说与诸位师兄听。”

张辰轻轻一笑,抢先看向韩可珍,柔声道:“小师妹,今日是师门议事,有话直说就是。”

韩可珍看了张辰一眼,又环视众人,抬高声音,说道:“其实胡师兄已经分析得很透彻了!”

“依灵山寺所提议,与太清谷希音观和解,有损师门威风,只怕还要答应许多不甘心的事情!”

“不依灵山寺提议,又恐怕师门苦战两派之后,再损伤弟子!”

韩可珍声音柔和,颇为动听,理清了众人心里的两头为难,随后又轻声道:“诸位师兄,只是有一句话,或许师妹想得不对!”

张辰又连忙说道:“小师妹,你如今已是六合峰首座,不必如此自觉人微言轻!”

云天阳也沉声道:“韩师妹,你直说就是!”

韩可珍又缓缓说道:“有些事情,我们能想到,旁人自然也能想到!”

“我们有顾虑,只怕灵山寺会想得更明白!”

“有些事情,我们越是退缩,只怕灵山寺就越会得寸进尺,步步紧逼!”

短短三句话,清晰地传入全场三十余人的耳中,瞬间所有人沉默了,若有所思。

“惭愧!我向来自负智计,如今想不到,见识远远不及韩师妹!”胡元贞率先长叹一声,随后又自嘲一笑。

“韩师妹说得不错!打不过,就什么都不用谈了!”

“若是本派心生畏惧,苦战之后,不敢再与灵山寺一战,只怕无住禅师,不知会抛出什么提议来!”云天阳也是沉声叹道,随后目光中带着钦佩赞誉,看向那边的白衣少女。

袁巧更是立时起身,长剑出鞘,正色道:“张大哥!不必顾虑,无住禅师面前,不用退让,只管与灵山寺一战就是!”

“若是师门荣辱,兴衰存亡,需要我等献身,那我袁巧义不容辞!”

袁巧虽是女子,但素来好胜不让须眉,这时候几句话,更是大义凛然,让一众同门师兄,肃然起敬。

不少人也受到感染,步德等长老,昂然起身,笑道:“说得好!为师门荣辱,区区个人性命,何足道哉!”

几声豪言壮语之后,张辰等人,也是纷纷起身,相护对望一眼,又是哈哈大笑。

众人商议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这时候张辰又率领众人,回到大部队安歇的地方,不少弟子灵力恢复已毕,在一旁三五成群说话,仍然有一些弟子,身上包扎着衣襟,血迹仍在,正盘腿而坐,恢复修为。

这时候张辰等首座掌门回来,不少人又连忙上前,听候吩咐。

张辰看着眼前数百上千人的队伍,虽然说皆听命于自己,但张辰丝毫感觉不到快意,只有肩上越发的沉重。

“诸位师兄,将性命托付与我,为师门而死也在所不辞!”

“还有这些门中弟子,以及薛王两家子弟,苦战许久,或死或伤!”

“我身为一派掌门,怎能令他们其中任何一人,丧命于支离山?”

张辰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随后笑了一声,沉声道:“诸位!你们再调息半个时辰,随后一起上支离山!”

张辰吩咐完毕后,又缓步道一旁的树下,看着远处群山,怔怔出神。

过了许久,张辰忽然心中剧震,神识感受到高阶修士的接近,忙回身看去,果然远处天空中,一群修士急速逼近。

当下张辰快步过去,经过云天阳等人的时候,低声道:“来了!”

随后远处夜空中,金光阵阵,如同佛陀降世,一行数十名修士,皆是脚踏莲台,被云团托住,好似天降罗汉。

为首一人,身着大红袈裟,纵然看不清样貌,但受一群修为极高的僧人簇拥,显然是一位佛门高僧了。

数息之后,张辰定睛看去,这领头的僧人,果然是当初曾经来神山吊唁过,有一面之缘的灵山寺监寺无住禅师。

张辰向一旁眼神示意,随后缓步上前,待这群僧人落地之后,才率师门列为首座长老,其余弟子,及各世家门派高手,上前相见。

“阿弥陀佛!张掌门,老衲有礼了!”那无住禅师,见张辰率众人立于身前,却不开口,身后的众人,更是脸色不善,只好先开口说道。

这无住禅师神色苍老,两道白眉,慈眉善目,也毫无前辈高僧的架子,令人心生亲近之意。

只是张辰心中有数,对这无住禅师有些厌烦,强忍住心头的不快,露出笑意,道:“不敢!无住禅师远道而来,本派身为地主,有失远迎啊!”

双方寒暄一句之后,张辰也不开口询问无住禅师来意,静静看着无住禅师身后诸位僧人,盘算着这一行约莫五十来位和尚,修为都在金丹期以上。

云天阳等神山派首座长老,由于事先商议过一番,更是对这位天下闻名的高僧,好感全无,步德等人,更是怒目看向对面诸僧,只待张辰一声令下,就上前大战一场。

双方冷场了半晌,无住禅师率先开口,笑道:“诸位神山派小友,听闻这襄阳府附近,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战!”

“呵呵,诸位想必是都受了些伤,老衲特地前来,赠些丹药与众位服用!”

无住禅师说罢,身后一名中年僧人,默然上前,抬手奉上两个小方盒。

“这盒是鄙寺大还丹,对治疗内伤最有奇效,还有这盒小还丹,对筋骨外伤,神效无比!”这名僧人上前赠药,随后又低声解释了两盒丹药的用法。

张辰忽然右手轻挥,这名僧人原先打开药盒,竟然打不开盒盖,随后有些惊讶地看向张辰,这位年不满十八,却已是神山掌门,与师父平起平坐的少年。

“呵呵,多谢无住禅师美意,疗伤丹药本派也有!”

“嗯,还有衡阳林家等诸位家主赠了一些,就不令贵寺破费了!”

张辰强行挤出笑容,寒暄客套几句,然后右手猛然加重灵力,那名中年僧人,跌跌撞撞,又回到无住禅师身后。

倒也不是张辰逞威风,而是有意露出锋芒,镇住这来意不善的灵山寺诸僧,为之后的交涉增加胜算。

“哈哈,张掌门也太客气了,鄙寺向来与神山派交好!”

“当年白大侠尚在人世之时,老衲还与白大侠一起,精研仙诀,怎么如今,倒是生分了!”

无住禅师又打个哈哈,身形纹丝不动,僧袍却是微微飘动,旁边的那名中年僧人,立时站稳了。

“无住禅师,本派自然没有生分之意!”

“当年祖师爷率领各门各派,围攻魔教,贵我两派联手匡扶正道,哈哈,何其壮哉!”

“这些往事,家师在世时多次提起,本掌门虽然年少,但也是铭记于心!”

无住禅师好言攀谈,张辰也虚与委蛇,相谈甚欢,只是客套之际,丝毫不问无住禅师来意。

又过了半晌,无住禅师笑意稍止,沉声道:“张掌门说得好,我们正道盟五派,合力维持修真界秩序,这一百年来,天下安享太平,天下修士,也安然修仙!”

张辰嘴角含笑,看着无住禅师,轻轻“嗯”了一声,以示赞同。

无住禅师又继续说道:“只是如今,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接连发生!”

“也不知为何,贵派竟然与希音观太清谷动起了干戈,这一战,令鄙寺及老衲痛心疾首!”

“若是贵派与这两派起了冲突,那修真界秩序可说是荡然无存,这恐怕是天下修真,皆不愿见到的!”

张辰静静听完,忽然淡淡一笑,道:“老禅师此言差矣!”

“一个时辰前,灵矿山上一战,不是我神山派与希音观两派起了冲突,而是希音观太清谷强横无礼,我神山派好话说尽,最后才不得已动起干戈来!”

张辰及无住禅师身后,都立着不少修士,只是众人静静立在身后,连咳嗽一声也没有,两人的声音,可说是清晰可闻。

无住禅师又是轻笑一声,道:“不论如何,这正道盟五派,合力维持修真界太平秩序!”

“任何两派起了冲突,都是世人不愿见到的!”

“鄙寺近些年,被推为正道盟五派之首,自然应该尽心尽职,竭力维持这一秩序!”

“嗯,张掌门,老衲这一次的来意,也很简单,就是希望张掌门能知晓大义,以修真界太平秩序为重,与希音观太清谷两派罢手言和!”

张辰心中一顿,身后的诸位首座长老,也是心如明镜,总算是说到正题了。

“无住禅师,素来听闻大师佛法精深,这一席话倒是叫小女子听不明白了!”

“什么叫做能知晓大义,以修真界太平秩序为重,与希音观太清谷两派罢手言和?”

“莫非若是本派不遵从大师之意,就是不明大义,破坏修真界秩序,与天下正道为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