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山纪 > 第419章 共同议事
“灵山寺!也出手了!”

云天阳沉吟一声,神色之间,出现少有的凝重,这万剑宗之事,可说是越老越大,先是希音观太清谷两派,彻底与神山派撕破脸,公然大战一场,这时候灵山寺也派人前来,还是三大神僧之一的无住禅师亲自前来。

步德欧阳珊等长老,几乎都是倒吸一口气,纵然没有说话出声,但脸上的震惊与沉重,是显而易见的。

“云师兄,这可不像是你的为人啊!”

“嘿嘿,云师兄,难不成灵山寺绝学,你不想领教一番么?”张辰见众人神色凝重,气氛压抑,有些像缓和一下,就轻声说笑道。

云天阳长叹一声,道:“兹事体大,可不是个人意气之时!”云天阳说完,目光直接看向对面的步德,似乎是有说教之意。

步德今日,当着那五位家主的面,厉声喝骂,可说是有些莽撞,云天阳这一望,也是有暗示之意。

步德虽然也是紫微峰三师兄,近来被张辰破格一起升为长老,但面对云天阳这位门中师兄,自然是不敢有二话。

“云师兄,我知道今日说错话了!”

步德却是直来直往的性子,纵然云天阳没有当众说破,留有余地脸面,但他还是自承过错。

“三师弟,不是说错话的事情,只是你这样直言,会打乱部署!”旁边的胡元贞,又低声开解说道,胡元贞与步德,都是乾坤扇胡世棉座下弟子,交情极深,胡元贞也是深知步德性子。

张辰忙说道:“云师兄,其实步师兄这么说,也不能算失言!”

“嘿嘿,这五位家主,惯会察言观色,区区几句话,碍不了什么事情的!”说完张辰又冲步德轻轻一笑。

随后张辰又沉声道:“诸位师兄,还有两位家主,灵山寺派人前来支离山,据说并非是与希音观联手,这一点可以放心。”安抚好师兄,张辰又拉回话题,说回灵山寺之事。

胡元贞忽然看了张辰一眼,低声道:“掌门师弟,嗯,这消息可靠么?”

众人其实也都是有此疑问,张辰不过离开半个时辰,居然得到这等消息,胡元贞也见都是师门核心,才直接问出心里话。

张辰心中一塞,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也不好直说是苏怀玉探来的消息。

韩可珍突然低声说道:“胡师兄,你们就放心好了,这消息,只怕是,只怕是那位蓬莱岛仙女所说!”

师门议事,韩可珍向来话语甚少,偶尔忽然一句,却是令人惊讶叹服。

这时候她一句话尚未说完,只见全场首座长老,都是满脸疑惑,就连薛松涛王微,也不由得轻轻抬头,看向张辰。

韩可珍却脸色不变,语气却变得幽怨,道:“人家千里迢迢,自东海赶来神山贺喜,如今又特来单独告知消息,这份心意,自然不会有假的!”

张辰心头狂跳,暗想也不知韩可珍是如何猜到的,又听得她语气里的幽怨,心里更是自责起来,歉意地看向韩可珍,只是韩可珍说完就别过头去,不看这边了。

围成一圈儿的众位首座长老,更是疑惑不解,看看张辰,又看看韩可珍,只是二人各怀心事,都不说话了。

欧阳珊忽然抿嘴偷笑,道:“掌门师弟,你呀,有时候可说是绝顶聪明,能想到旁人想不到的法子!”

“有时候,却又是傻得可笑!你满身的香气,真是,真是不打自招!”

“这位蓬莱岛主的孙女儿,那股独特的异香,真是让人过鼻不忘!”

张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原因,之前确实是与苏怀玉亲昵了一番,只是却没注意,苏怀玉身上那股异香,与众不同。

胡元贞等男子倒还罢了,韩可珍等女儿家,自然是对这些女子细节,尤其敏感。

其实也并非胡元贞没注意细节,而是那天掌门继任典礼上,蓬莱岛等海外三家,在韩可珍旁观就座,因此六合峰诸女,才记忆犹新,只是不如韩可珍这般,过鼻不忘而已。

袁巧忽然看向张辰,目光中大有劝说之意,低声道:“张大哥,既然是海外仙家,特来告知消息,你又何必避着,避着我们?”

张辰原本心中就有些自责,讪讪之意,这时候袁巧一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替韩可珍说话之意,张辰却是听得分明。

“我既然已经与小师妹有了婚约,又怎能与旁的女子,纠缠不清?”张辰心里暗自想道。

云天阳却是大笑三声,叹道:“袁师妹说得是,掌门师弟,如此说来,这海外三家,两次相助我派,倒是应该见上一面,好好道谢一番!”

眼见气氛诡异,众人各想各的,秦升连忙笑道:“哈哈,掌门师弟,想必是已经道谢过了,这些事情,就以后再说了!”

“还是先说说,灵山寺的事情吧!”

张辰也慌不择言,陪笑道:“是了,小师妹,嗯,这灵山寺派人前来,你怎么看?”

不想韩可珍也不看张辰,低声道:“所谓送佛送到西,这位蓬莱岛仙家女子,小半个时辰里,自然是早已想好了对策,为君解忧,哪里用得着我这嘴笨的,来画蛇添足?”

张辰原是有意与韩可珍陪笑,不想碰了个软钉子,只好又陪笑一下。

“小师妹往日,是最和顺的性子,只是今日,却是我对不住她,才令她这样说话。”这一下张辰心里更加自责起来,原先暗自拂过柔顺的小草,这时候忽然觉得,隐隐有些割手之感。

胡元贞轻咳一声,正色道:“掌门师弟,灵山寺不会与希音观联手,确实是意料中事!”

“依我猜想,这一次,无住禅师亲自前来,只怕是为万剑宗说情的。”

“我派与希音观两派斗得元气大伤之事,他们灵山寺半途插手进来,既做了好人,卖了人情,又能彰显灵山寺的威风,令我三派,都听他劝和!”

“嘿嘿,这万剑宗之事,只怕是修真界人人都在瞧着,灵山寺不费一丝手脚,就能出尽风头,真是高明啊!”

在场众人,素来深知胡元贞智计,这时候又听得他一分析,瞬间心如明镜。

张辰收起心头不适之意,沉声道:“这灵山寺之用意,倒还是在其次,嗯,我想征求诸位同门的意思!”

“若是灵山寺强行插手,要求我神山派与希音观太清谷和解,只怕还要放过万剑宗,我派又该何去何从?”

云天阳脸色大变,眉心一凝,浓黑的双眉几乎拧在一起,怒道:“放过万剑宗?哼,痴心妄想!”

步德也是一脸不忿,附和说道:“正是!凭他是灵山寺,就是佛祖再世,也休想保住万剑宗!”

袁巧却是轻轻一笑,道:“掌门师弟,你若是下令与灵山寺一战,我愿第一个出手,杀几个秃驴,让灵山寺也出出血!”

秦升也笑了笑,道:“这灵山寺站着说话不腰疼,养精蓄锐在一旁看够了,想在我们三派面前,逞威风,嘿嘿!就是让他们出出血,才知道厉害!”

云天阳又正色道:“掌门师弟,旁的事情还能再商议,放过万剑宗,是绝不可能!”

胡元贞接过话茬,说道:“这次大荒南部之动荡,万剑宗可说是始作俑者!”

“若是我派连万剑宗也不能惩治,那可说是威信尽是,以后何以约束大荒之南各派各家!”

欧阳珊忽然插上一句,低声道:“也对不起薛家,还有王家两位家主,他们两家这次,可是蒙受不白之耻!”

薛松涛及王微,这次特别被允许参与宗主门派内部议事,只是他们心如明镜,聚精会神地听着,这群二十岁上下的少年的商议,却不插口任何一句话。

这时候欧阳珊无意一句,提到他们两家这次所受的损失,薛松涛连忙拱手,沉声说道:“宗主门派作任何决定,我等自当遵从,决无异议!”

旁边的王微,也附和一声,与薛松涛一样的意思。

众人似乎是想法几乎出奇的一致,在万剑宗的处置上,绝不松口。

胡元贞最后又低声道:“只是灵山寺实力不容小觑,又是无住禅师亲自出手,有备而来!”

“我派在与希音观大战之后,若是再与灵山寺起冲突……”

张辰也欣然点头,胡元贞所说正是心头所顾虑的,当下郑重说道:“这里都是曾经,为师门肯舍下性命,抛头洒血之人!”

“先前灵矿山上一战,李师兄他们五人,都已战死,若是再与灵山寺一战,还不知要损伤多少门中精英!”

“巧儿姐,你也不必再说什么,一切单凭掌门号令!像这样事关师门生死之事,理当有你们这些师门精英,共同决议!”

“薛家主,你也不必顾忌,在本掌门心里,你早已不是附属世家属下,而是师门砥柱!”

“我神山派正是有你们,才能得以延续,如今这一次决议,事关重大,诸位都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必顾虑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