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海云途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回生难回
见着对方离了,柳剑风才真的松了口气,若是神秘家主真的留下来,柳剑风一人可护不了此时的若云兮和祁梅,当然神秘家主自己也不愿冒这险。

风缓缓吹过,阴风石岗上,现在也就只剩下柳剑风与受伤的祁梅,还有生死难料的若云兮。

突然,祁梅急喊道:“柳前辈,云兮公子他的状况好像不太对劲!”

柳剑风回过神来,立马到了若云兮的身前,在脉搏上仔细查探了许久。

柳剑风吩咐道:“情况不妙,你在一旁护好法,我需要专心为若云兮输送内力。”

祁梅当即持着长剑,站在一旁,严守以待。

柳剑风急忙将若云兮直起背来,然后自己端坐在后面,双掌紧贴他的后背,体内的内力沿着手臂,不断涌入若云兮干竭的身体。

“呼呼……”

天上的太阳已经渐渐西下,余晖照射在若云兮的面上,难见着多少色彩。

柳剑风长长吐了口气,收回双掌,然后一把将若云兮抱了起来。

柳剑风说道:“祁梅,我们得赶紧去天龙寺一趟,如今若云兮全靠着一口真气吊着,若是这口真气断了,那可真的就没人救的了了。”

随即三人便星夜赶程,去往天龙寺寻求救治之法。

天龙寺有一本叫作“回生经”的秘籍,是一本内功心法,比起“大日如来经”来说更为神秘,因为除了方丈几人,其他弟子从未有人修炼过。

这“回生经”据传能有重塑经脉,起死回生的功效,只要有一口气在,便能救治回来,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亲眼见过。

柳剑风也是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毕竟以若云兮现在的状况,有可能救回来的便是一根手指都数的过来了。

黄昏依旧,天龙寺的庙宇笼罩在一片晚霞之下,远远望去,如那隐藏在云顶的雷音寺,多了几分庄严与肃静。

柳剑风一路背着若云兮到了千罗山山脚的石阶前,缓了一下,便欲朝着山上走去。

“刷刷”

两位僧人突然走了出来,却不是当日若云兮来的空明二僧,二人宝相庄严,两耳垂长,颇具佛像。

“你们是何人?来天龙寺有何要事?”僧人持棍问道。

柳剑风停下脚步,将手上的“碧海剑”拿了出来,行礼道:“在下山海门柳剑风,特来贵寺求见觉空大师,还请行个方便。”

碧海神剑柳剑风之名,早已是名誉天下,这些僧人自然知道,再加上手上的“碧海剑”,更是虚假不得。

两位僧人连忙双手合十道:“原来是柳大侠,你这急忙赶来,可是为了后背上的人?”

柳剑风回道:“实不相瞒,这位是鬼谷门的若云兮,如今重伤在身,特地前来寻找觉空大师,以求救治之法。”

僧人当即惊道:“若云兮?那不行,鬼谷门传下话来,若云兮背叛师门,杀害同门,为江湖所不容,我天龙寺怎可救治这样一位恶徒。”

祁梅听见这话却是一怒,问道:“你们天龙寺不是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如今人命关天,却在此饶舌吞尾,也不怕别人笑话。”

僧人脸色当即一红,呵斥道:“你这女子,本寺历来不欢迎女子,竟然还敢在此大言不惭。”

祁梅说道:“本姑娘想来便来,要是平时,就算你家方丈请我来我还不来呢。”

见人对自家方丈不敬,僧人手中长棍一挥,怒道:“姑娘可别欺人太甚!”

见两方剑拔弩张,柳剑风急忙说道:“两位大师,现在真的是人命关天,相信觉空大师也不会见死不救,还望大师让一条生路,柳剑风感激不尽。”

以柳剑风的威望,两人确实为难起来,顾忌着对方的身份,又害怕着方丈怪罪他们把若云兮放进去,甚至还有一位女子。

看着二人迟疑不决,柳剑风说道:“既然两位大师拿不定主意,要不你们其中一人前去禀报一番,自是清楚。”

两人对视一眼,觉得甚有道理,说道:“那还请柳大侠在此稍后。”说完有一人匆匆走向了山上。

大雄宝殿,觉空大师正在专心禅坐,守山僧人忽然站在门外恭敬道:“禀方丈,山下山海门的柳大侠前来求见,说是要见方丈你。”

觉空大师睁开眼睛,意外道:“柳剑风?你快快请他上来。”

守山僧人迟疑道:“可是柳大侠一行还有鬼谷门的若云兮,以及一位不知姓名的女子。”

觉空大师更是意外,没想到若云兮也会前来,虽然先前鬼谷门传来消息,说是若云兮残害同门,叛逃师门。觉空大师细想了一番,依着以前的了解,难是相信此事,况且若云兮对天龙寺还有救火的大恩,虽然送了一颗“观音果”,可也没那么容易了结因果。

至于女子?天龙寺虽然禁止女子进入,可是凡事都有例外,几百年来,也有不少女子进入过。

觉空大师站起身来,吩咐道:“你去将他们带到偏房吧。”

“是!”守山僧人回道,随即离开了大雄宝殿。

觉空大师却回到了偏房,静静坐在一旁,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听到此行竟然是柳剑风与若云兮三人前来,觉空大师心底也是好奇,也不知甚么缘故,竟然能一同而来。

盏茶功夫的时间,柳剑风三人随着守山僧人的引领,来到了觉空大师的偏房前,然后走了进去。

觉空大师站起身来,大笑道:“柳大侠,没想到你会亲自前来我天龙寺,有请有请!”

觉空大师刚说完,看见柳剑风背着昏迷的若云兮,再加上一旁的祁梅,当即愣了一下。

祁梅上前恭敬道:“祁梅拜见觉空大师!”

刚才在山下祁梅虽然说得不客气,可觉空大师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祁梅还是很尊敬的。

觉空大师点头道:“原来是祁姑娘啊,这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你却和柳大侠一起前来。”

觉空大师又问道:“云兮施主是怎么回事?为何是现在这般情况?”说着连忙指引着柳剑风把若云兮轻轻放在了床上。

祁梅悲声道:“其实此事都怪我,若不是我自作聪明,云兮公子也不会遭此大难。”

“这些年我一直探查杀我全庄的血梅杀手,不想近些日子被他们盯了上,一路跟踪下到了汉水镇,又恰巧遇到了云兮公子……”

“本以为必死之时,多亏了柳前辈出手,不然我二人此时已经命丧黄泉了,可是云兮公子的情况……”

祁梅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自是一番痛苦流泪。

柳剑风说道:“也是巧合,我刚好也发现了这些血梅杀手的踪迹,这才一路跟了过来。”

柳剑风向着觉空大师问道:“觉空大师,你可有办法治好若云兮的伤势?”

觉空大师闻言,坐到床沿边上,手指轻轻搭在若云兮的脉搏上,随即脸色凝重起来。

过了一会儿,觉空大师收回手指,又惊又叹道:“云兮施主怎会受如此严重的伤!这体内经脉尽断,根基尽失,若不是柳大侠用最后一股内力吊着,怕是已经没有气息了。”

若云兮的情况确实是靠着柳剑风以自己浑厚的内力吊着,一行人也只有他能,觉空大师当是明白其中细节。

柳剑风说道:“那觉空大师,若云兮的伤势?”

觉空大师遗憾道:“云兮施主于本寺有恩,若是有能力,老衲自当竭尽全力,可是如此重的伤势,请恕老衲能力微薄,难有办法。”

祁梅听了立是急道:“不是天龙寺有一本……”

柳剑风继续道:“贵寺有一本叫作‘回生经’的内功心法,听闻可以重塑经脉,起死回生,这也不行吗?”

觉空大师听了两人所说的“回生经”,当即无奈道:“看来是两位误会了,这‘回生经’虽然玄妙无比,能治疗极重的内伤,但是传言的重塑经脉,起死回生,实属大家误会了。若是云兮施主只是受了内伤,我还能以‘回生经’救治,可如今经脉尽断,当真没有办法。”

觉空大师唉声道:“这群血梅杀手也不知是何人所使,竟然如此歹毒,这么些年,在江湖上犯了这么多的大案,没想今日云兮施主也遭其毒手,也不知道武林当中还能保持多久的安宁。”

觉空大师一番话,柳剑风与祁梅也不禁陷入沉思,依照血梅杀手的所作所为,肯定没有表面上的那般简单,其中定有更深层次的阴谋,只是几人探查下来,难有发现端倪。

想了一会儿,柳剑风回身看着若云兮的状况,问道:“觉空大师,你可知道当今天下还有谁能治好若云兮的伤势不?”

以若云兮的天资,要真是死了,着实可惜,柳剑风也是爱才心切,再加上对方的身份,还真有可能是当年那个小娃,自是不愿对方就这么轻易死去。

觉空大师沉吟了片刻,蹙眉道:“难啊!普天之下,能救治此等重伤,从未听闻过。”

“咦!”

觉空大师脑海里一道电光闪过,说道:“听闻云兮施主修炼的是当年孔老前辈所创造的‘太玄无极功’,其一身根基皆在于此,而恰巧贵派的杜掌门所修炼的‘碧海长生诀’便是根据‘太玄无极功’所创造出来的,说不定杜掌门有什么办法?”

一语惊醒梦中人,别人不知道,柳剑风自然清楚,师尊的“碧海长生诀”确实有极强的治疗伤势的能力,当年若雨兮受天童道人一掌,便是柳剑风的师尊以“碧海长生诀”救治回来。

柳剑风激动道:“还是觉空大师佛法高深,家师的独门武功,在下倒是一时忘记了,看来此番情况,只有回山海门看看。”

觉空大师合十道:“云兮施主的伤势耽搁不得,那老衲就不挽留诸位了。”

柳剑风一把背起若云兮,回礼道:“那觉空大师留步,我等先行告辞。”

见柳剑风与若云兮要回山海门,祁梅自是不放心,心中挂念着,说道:“柳前辈,我也去吧,云兮公子是因我而受伤,不看着他好转,祁梅心是难安。”

柳剑风点了下头,显然是默许了祁梅的想法,三人随即离开了天龙寺,朝着山海门赶去。

这一路赶回山海门,那可是要坐船经过几百里的大海,一番颠簸,柳剑风还要隔三差五给若云兮输送内力,那是精疲力竭,憔悴不少。

此时的山海门,一处庭院里,若雨兮一手持着绣帕,一手拿着细针,正是做着女工红绣。

在若雨兮前面的空地上,柳月荷手持长剑,正在练习山海门的绝学“离手飞仙剑”,这么些年来,柳剑风总算将前两层的心法交给了她,自然心喜的很,每天便是一顿刻苦练习。

“啊!”

若雨兮手中的细针正要顶回的时候,突然失了下神,端端刺在了手指上,滴下一颗血珠,落在绣帕上的鸳鸯眼上。

听见若雨兮的叫声,柳月荷停了下来,走到若雨兮的身旁,问道:“雨兮妹妹,你这太不小心了,这可不像往常的你啊!”

若雨兮神情有些失落,像是打了霜的茄子,说道:“也不知怎么回事,最近总是做噩梦,整天的心里都慌乱不少。”

柳月荷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是你想太多了,要不你给我说说梦见甚么了,让我这个柳公来给你解解梦。”

若雨兮想起每晚梦到的场景,打了个寒颤,显然心有余悸,她低声道:“没梦到甚么呢!”

见若雨兮不肯相说,柳月荷更是起了性子,随即放下手中长剑,从后面一把抱住对方,在柳腰上嘎吱嘎吱捉弄道:“给姐姐说说嘛,你要是不说,我就一直缠着你。”

被柳月荷一顿鼓捣,若雨兮拗扭不过,这才缓缓道:“最近晚上总是梦见云兮师兄被天童道人一掌打倒在地上,一脸血渍,生死不明。”

柳月荷随即低声道:“你是太想念别人了,这见血,说明有喜事发生呢。”

若雨兮问道:“真的吗?”

柳月荷回道:“真的,这梦里见血,当然是喜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