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骗我钱不行
  地铁开出去了两站,苟书寒感觉自己的视线还停留在世界之窗看着林小娟下车那一幕。

  眼前呼啸而过的不是隧道壁,而是林小娟下车画面在不停的播放。

  车子到了第三站,竹子林。

  往事就像挤着要上车的乘客一样,拦都拦不住的往前冲。

  这个车站承载了自己跟林小娟之前太多的回忆。

  苟书寒一咬牙,下了车。

  身后地铁再次呼啸而走,身前的地铁进站又离站。

  站在原地,思索了很久。

  他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这次电话接通了。

  “寒哥。”

  “老婆,我刚才看见小娟了,她看上去情绪不是很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估计是,但她不肯说,我和妈都觉得她肯定是遇到问题了,还准备等你回来跟你商量的,要不,你问下她?”

  “问啥啊,我上地铁,她下地铁,我看见她了,她没看见我。”

  “你快给她电话喊等下你,你问问,万一是什么大事呢,要遇到事情了,我们可以帮她。”

  “这个——”

  都过了三站了。

  “别这个那个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负担,你记住,小娟就是我们家人,是小娜的妈妈,老婆我相信你,知道么?”

  “知道了,那我给她打个电话。”

  苟书寒挂掉电话,四下张望了一下,没看见有空椅。

  他朝墙边走过去,然后蹲下,把公文包放在腿上,一只手搭在公文包上,一只手拿着电话打给林小娟。

  看上去像一个失落的人。

  电话通了。

  她很快就接听了电话。

  没有称呼。

  最熟悉的人之间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我刚才看见你了,你刚下车,不过刚好我这边车子启动了。”

  “嗯,我没看见你。”

  “那肯定的,我个子矮,你看不见——”

  沉默。

  这句话,以前自己经常跟她说。

  嘲笑自己逗乐她。

  如今说出来,还能逗乐她吗?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是的,不过,你不要担心,总会好起来的。”

  “你人在哪里?我已经下地铁了,现在竹子林站。”

  “我吗?我已经去机场的的士上面了。”

  林小娟话音刚落,地铁站里传来播报的声音,她还呆在世界之窗地铁站里。

  谁不曾怀念过去?

  特别是彷徨无措时。

  “你等我吧,我马上过来。”

  还需要揭穿吗?

  苟书寒知道林小娟性格要强,跟她认识那么多年,她几乎没用过自己钱,大学毕业前她还给自己送了一台手机呢,说是回馈自己三年时间请她吃喝玩乐。

  林小娟也没有继续撒谎了。

  被揭穿了,再掩饰,那就是另一种懦弱。

  “你回去吧,别来了,苏姐跟小娜都还在家里等你。”

  女人的心思何其敏感。

  苟书寒明白。

  有些美好,不是因为原本如此,而且大家都在努力维护。

  自己之所以能过的这么幸福,是因为前女友和老婆都在努力的维护着自己。

  “我跟朱苏打电话说过了,你等我!”

  苟书寒挂了电话。

  他的心情复杂。

  这种体会没有几个人能感受得到,前任跟现任现任相处除了撕逼最好的就是老死不往来,像自己这般,前任跟现任能和谐相处且共同考虑一个男人的感受。

  太少了。

  到了世界之窗站,林小娟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哪里。

  还是那么漂亮,但是脸色憔悴,眼里的星星暗淡了。

  三个人的卡座上面,只坐着她一个人。

  卡座冰冷,来往行人匆匆,大家都赶着下班回家。

  她看见苟书寒朝自己走来,心情也是很复杂。

  如果不是遇到了难处,她舍不得把小娜送来深圳。

  她不想成为苟书寒生活中的不速之客。

  心里有一个人不一定要老是打扰他。

  心里还有寒哥吗?

  有!只是躲在角落里了。

  苟书寒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吃饭没有?”

  “不饿。”

  “我们去吃饭吧,边吃边说。”

  “不了,我返程的飞机三个小时后。”

  苟书寒沉默了一会。

  “行,那你就跟我说,你遇到什么困难了。”

  “我等你来,不是跟你说困难,我是怕我走了,你回去说没有看见我,大家都跟着一起担心。”

  “你讲的很有道理,那我现在就回去?”

  林小娟知道他说话古灵精怪,他不会真的像说的那般会走。

  苟书寒见她不说话。



  “所以我回去跟大家说,我见到小娟了,什么都没说,然后他们就放心了?”

  她不说话,还能说什么呢。

  “我猜,应该是你爸爸的事情吧?”

  不回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那就是感情问题了?遇到一个比我还差的男人?”

  林小娟有点恼怒:“没有!”

  她恼怒他拿自己和他的事情开玩笑。

  苟书寒也有点生气,有事不说,急死人。

  “是没有什么,你说清楚一点。”

  林小娟知道自己刚才情绪有点波动,她降低语调:“没有感情,不是感情的事。”

  “那是什么事情,我该怎么帮你——我们都想帮你。”

  “帮不了的,寒哥,我只是觉得好累,想休息一会,好久没来深圳了,坐在这里,突然想起以前,我爸爸妈妈来深圳,曾经我们也在这里坐着等列车来。”

  沉默,苟书寒不知道该怎么说。

  过了一会,林小娟开口了。

  “回去吧,小娜回家一直找你呢。”

  笑得很勉强,笑容里带着一丝悲伤。

  “好,我一会就回去,我跟你说说我最近的情况好吧?”

  “好!”

  虽然不知道苟书寒说这个是什么用意,林小娟还是答应了。

  “我跟万飞合伙开了一个巡展活动公司。”

  “嗯,这个我知道。”

  “每个月我们一起可以挣二十多万,所以,我前些天买了台车。”

  “嗯。”

  林小娟心里有点难过,当年妈妈看不起这个穷小子,可如今人家自己开公司,是正规军了,挣钱越来越厉害了。

  妈妈喜欢的林奋强虽然也多金,可自己偏偏就是不喜欢。

  怪就怪自己,不懂得如何去拒绝别人的善意靠近。

  以至于给自己的人生带了插曲。

  “过些天我去提车,提完车,我估计存款还剩七八十万吧。”

  林小娟替他开心,真的开心。

  “嗯,那你赶紧买一套房子,你不是一直想在深圳买一套房子吗?”

  苟书寒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

  “郑健你还记得吗?就贱哥,他早上还说今天晚上找我玩。“

  ”他现在有两套还是三套房子,虽然是贷款买的,成为了房奴,可是贱哥能轻松买得起,以后,我肯定也轻松买得起,而且是全款,所以房子我打算晚几年再买。”

  林小娟不知道他怎么越扯越远,两个人自从失去联系以后,这一次是交流最多的一次。

  或许自己喜欢的那个寒哥,他已经变了。

  他小有成功,已经不知道生活的难处。

  我很替你开心,可是,我替自己开心不起来。

  你已经想着要以后全款买房子了,可自己却生活艰难。

  “所以,小娟,我想请你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困难了,我可以拿80万帮你,不够的话,我不买车了!”

  林小娟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80万还不够吗?”

  苟书寒坐不住了,他站了起来,站到林小娟对面。

  80万都还不够,那肯定是一个自己搞不定的难题了。

  林小娟叹了一口气。

  “寒哥,这不是钱的事情——医生说,我爸爸最好的康复期是三年,超过三年,就很可能终身偏瘫了,可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我百度查了,大家都说这种情况放弃康复是最好的,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

  “百度!你居然相信百度,有病查百度,铁定就是癌,你信百度不信科学!你是不是傻?”

  林小娟苦笑一下:“确实有点傻。”

  苟书寒愣了一下,又坐下:“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样,我明天先给你转二十万,你别担心钱的事情,只要有钱,我们就继续康复,知道吗?”

  “寒哥,我已经欠你很多了……”

  林小娟还想说什么。

  苟书寒知道她会拒绝,他怎么会不了解她的心思。

  他打断了她的话。

  “别说二十万了!两百万我都不要你还!”

  他声音有点大,他不是责怪林小娟,他是焦急。

  他不忍心林小娟这么憔悴。

  可他的说辞在周边人耳朵里听起来,感受又不一样了。

  这矮子拿着二十万要追这个高个美女?

  人家不同意,他恼羞成怒了?

  有钱了不起吗?

  有钱就可以这么嚣张吗?

  你倒是来追我啊,别说二十万,两万,我都答应做你女朋友。

  好浪漫哦……

  林小娟忙开口:“你声音小点,大家都在看呢。”

  苟书寒没说话,是自己太控制不住情绪了,她现在肯定很难受,我为什么还要对着她吼叫。

  “寒哥,我知道你们都想帮我,可是我爸爸这个病是个无底洞,我不可能一直让你们跟着我背负,其实——你们也要生活,压力也大,总不可能因为要帮我,被我拖累过得不好。”

  她其实很想说,其实,我想找个有钱人嫁了,这样,我就有钱给爸爸妈妈了,可是我知道自己心里住不进别人,以前有你,现在我有小娜就足够了。

  我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困难,给不了别人爱情,却祸害别人。

  可她说不出口。

  苟书寒:“屁,你这都是歪理,我们在深圳一年到头买几套薄衣服就可以了,不要取暖费,秋衣秋裤都可以不买,不要买棉鞋,你呢,你在上海,冬天得取暖,吃火锅,穿棉衣棉鞋,搞不好还冻个感冒什么的,我能比你压力大?能比你负担重?”

  “所以,这二十万,你先拿着,这都是我们这几年没穿秋衣秋裤省下来的。”

  林小娟想笑,她终于看到寒哥在自己面前能这么放松的开玩笑了。

  可是她笑起来的那一瞬间,眼泪却流出来了。

  “哎,这才对嘛,喜极而泣是好事,那就这么说好了,二十万明天打给你,走吧!”

  林小娟哭着点了点头。

  苟书寒站起来,等着林小娟。

  “去哪里?”

  “去哪里?把上海的工作辞了,一年到头买秋衣秋裤不浪费钱啊?”

  他看着她不动,不说话。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送你去机场,到了上海,你倒真可以考虑下,回来深圳。”

  两个人出了地铁站,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苟书寒坐进了副驾驶,林小娟坐进后排。

  “师傅,等一下,我想坐前面,寒哥,我们换一下位置好吗?”

  这么一点小要求,苟书寒怎么会不答应呢。

  他推开副驾驶的门,然后下车,关门。

  “师傅,快把车锁上!”

  的士师傅不明所以,但是仍旧照做了。

  林小娟把车窗摇下:“寒哥,对不起啦!”

  苟书寒在车外拿她也没办法,这恐怕是这个傻姑娘第一次拒绝我吧。

  虽然你已经当妈妈了,可在我心里,永远是报道那天那个排在我前面的姑娘。

  看着林小娟坐着的士绝尘而去,他返回地铁站,等候下一趟列车,回家。

  郑健电话打了过来。

  “狗哥,什么时候回来,我在你家。”

  “不是说晚上吃夜宵的嘛,现在就来了,难道卖房子的人手表转得快一些?”

  “别说了,女友又跟我闹,要死要活的,我跑了。”

  “又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破事,要结婚,要房子,要管钱。”

  “这是报应知道吗?谁叫你骗人家感情

  “狗哥,你这话讲的,你女儿还在我手上呢,说话能不能温柔点。”

  郑健边说,边往阳台走。

  “好了,我一个人走到阳台这里来了,我哪里骗她感情,唉,每一份感情我都很认真的。”

  苟书寒看着地铁里男男女女,这是一座年轻的城市。

  你走在外面,很难看见中老年人。

  年轻的城市,有打拼,当然也有爱情。

  有了爱情,那么势必就扯上金钱。

  不可能,每一对,都是有情饮水饱。

  “你确实认真了,但是你为什么在感情上,不多付出一点点金钱呢?”

  “我已经付出了感情,但是这些女人为什么终极目标还要骗我钱呢?”

  苟书寒被他这句话一下子整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啥?

  你骗了女人的青春,人家想跟你结婚,想跟你成家,反倒成为想骗你钱了?

  郑健不知道狗哥是怎么想的。

  可能他被他女朋友气昏了头,他继续说着:“——骗我感情可以,骗我钱就不行,我这辈子会爱很多人,也可以爱很多人,但是我这辈子可以挣多少钱?”

  地铁广播里开始播:“开往罗湖方向的列车即将进站……”

  苟书寒对着话筒快速的说话。

  “贱哥,读书的时候,你不用功,我嘲笑是你拉低了班级的平均分数。”

  “毕业了,你经常隔三差五的换工作,工资也不高,我又嘲笑你,是你拉低了深圳的平均工资。”

  “好吧,我今天要赞扬你,在结婚这个事情上面,你终于没有落后了,因为照你这样下去,你铁定会——超出平均结婚年龄——我车子来了,到家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