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煜翊凌芸 > 第二百七五章 当妈
  凌芸顿时满脑门黑线。

  医者治病是应该,当陪护就算了,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当了回妈。

  这叫什么事儿啊?

  亏死了!真是亏死了,不行,不行,等他好了,一定要好好敲诈他一笔。

  怎么说他也是天下第一楼的楼主,说富可敌国也并非夸张。

  慢着,那她不是傍上大腿了?豪门少奶奶也不过如此吧?

  想归想,嘴上还得不停地安抚着,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实在是受不了撑不下去了,趴在栾轻溪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只是她跟栾轻溪都没想到,他们就这样一直睡到了天大亮,以一个暧昧的姿势。

  当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楞照进屋里,栾轻溪感受到一阵燥热,首先睁开了眼睛。

  烧虽然退了,到底是烧了半宿,栾轻溪此时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头脑还有些发胀。

  动了动身子,他想要坐起来,但是胸口一抽搐,令他清醒了几分,回想起了什么。

  念及自己受的重伤,无奈地摇头吁了口气。

  感受到身后的温暖和腰间搂着自己,属于凌芸的小手,心里又惊又喜。

  她没走?难道她是陪伴了自己一夜么?

  脑海里关于昨夜的记忆开始浮现,想到自己居然握住她的手不让她离开,饶是心性再坚强的他,俊脸上还是泛起一抹绯红。

  “啊啾!”

  凌芸忽然感觉身上有些冷,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当她发现自己搂着栾轻溪时,迷茫的凤眸倏地快要瞪突出来了。

  天呐!她怎么会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宿?还是睡在里面?什么情况?他…他没醒吧?

  不行,她必须得赶紧起来,马上离开!

  凌芸立刻麻溜地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抽回自己的手。

  见栾轻溪始终没有动静,轻吁了口气,赶紧轻轻地从他身上跨了过去。

  可是刚捯饬完衣物,刚一转身,就见到栾轻溪正眨巴着一双黑亮的眸子盯自己看,脑子嗡的一声,臊得从脸颊红到耳根。

  完了完了!这下糗大发了!

  凌芸下意识地想要掩面潜逃,可又觉得那样实在是太丢脸,只得硬着头皮扯出一个僵硬的笑脸。

  “嘿…嘿嘿,你…你醒了?没…没事了吧?没事,我…我就先…先回去了。”

  凌芸好不容易吐噜完,不带利索那种,反正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赶紧离开,一刻也不想多呆。

  “等等。”栾轻溪一把拉住凌芸,轻声道:“你的发型乱了,过来,让我帮你梳理一下。”

  凌芸哪里敢真的靠上去?胡乱拂了一下,摆手尴尬笑道:“现在好了吧?”

  “你要是坚持这样出去……”

  栾轻溪的话说了一半,随即眉梢微挑,瞎的都看得出来,他多少带着威胁的意味。

  凌芸心里早就把栾轻溪骂了百十次,俏脸都垮了下来。

  极不情愿地拿来梳子递到栾轻溪手中,靠在他身前催促道:“快点,我还要去熬药。”

  “芸儿,你在怕我?”

  栾轻溪伸出玉竹般修长的手指,小心地挽起凌芸的一缕秀发,用梳子一把顺到底,有意无意地问道。

  凌芸听到这话心里相当不服气,就想回头跟他理论,但忘了他在帮自己梳头,一下揪得头皮一疼。

  “嘶!”

  凌芸猛地倒抽一口冷气,夺过梳子骂道:“你会不会梳头啊?还是让我自己来吧,要是被你揪成秃子,我还怎么见人啊?”

  “呵呵!”栾轻溪会心一笑,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如今这般愉悦过了。

  听到凌芸的埋怨非但不生气,还轻笑了起来,只是笑过头了牵扯到伤处,又轻咳了几声。

  凌芸白了栾轻溪一眼,撇嘴道:“笑笑笑,看你笑,疼了吧?活该!”

  “谁惹你生气了?我帮你出气可好?”

  栾轻溪的声音不是那么有力,甚至显得十分虚弱,可却比之前那半死不活的样子要强多了。

  凌芸再气也不至于真的跟病员计较,横了他一眼,“你好好躺着,过会儿喝过药之后,还得再施一次针。

  我回去后,就按照姬存晔给你开的方子,让人替你煎药,好好休息,估计过个十天半月你就能活动自如了。”

  “我也想休养,但…怕是有人会不给我这个机会。”

  栾轻溪要做的事多着呢,最近又正值关键时刻,他哪儿可能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

  要是正听了凌芸的建议,没准很快就躺到棺材里去了。

  凌芸又不蠢,哪里不知道最近形势紧张?思忖片刻,妥协道:“我会尝试让你尽快恢复,但今天你必需给我好好地躺着,听明白了么?”

  “好。”栾轻溪这回倒是没有反驳,凝神深吟了片刻,冷不丁地道:“芸儿,嫁给我可好?”



  “什…什么?”这种情形开,普通女孩子不是应该感动得热泪盈眶?

  凌芸却无语透顶,有人这么求婚的么?

  再说他们之间的感情只不过是近了一步,谈婚论嫁是不是太早了些?她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嫁我可好?”栾轻溪轻咳了一声,重复了一遍,轻叹道:“我知道这样很唐突,时机不对,你我的感情也尚不深。

  可你彻夜照顾我,要是这消息流传出去,对你的闺誉影响很大,我不想在背后有人非议你,就算是一个字也不行。”

  凌芸沉默了,她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敢到这儿来,她早就有计较,而且出来的时候是翻墙的,应该问题不大。

  “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但这事对我来说实在太突然。”凌芸当即拒绝道。

  “我会叫让追风回去安排,应该不会露出马脚,我这就给你熬药,然后…也能早些回去。”

  “芸儿,其实……”栾轻溪还想再说什么,不过被凌芸摆手制止了。

  “你不用多说了,这件事就这么着吧。”话落,凌芸转身就开门出去熬药了。

  刚一出门,坤、兑和巽还有栾总管便围了上来,看样子他们在屋外等了很久。

  她有些明白栾轻溪的话了。

  坤最先开口问道:“郡主,主子的身体现在如何了?”

  “已经没有性命危险了,再喝一服药,之后施一次针,大概就稳定住了。

  接下来就按照世子开的药方调理,半个月的样子就能自由活动了。”

  凌芸照实说道,吁了口气,感觉得身上有些发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