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深夜聆阴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两个剧同步
修道不求超脱?而是一心捉鬼,那地府做什么?而部分修道者热衷追鬼,被打上标签,仅仅是因为他们修道需要功德,所以截胡地府的生意罢了。

如白孟溪这般已经重开灵智的鬼,不亚于一个天师存在,同样可以任意调用道源。

“嗓门大的都有理!”王禹平说着话,躲在了张淑洁的身侧,这一次不等张淑洁再问了,

“户主,沐竹村与尚如渊有关。一旦破开这沐竹的壁垒,便宜都会让阴玲慧占据,如果尚如渊松口失去所有底牌,你知道后果会多严重?”

“咳!毛病!我再帮你治治?”白孟溪咳嗽一声。

王禹平缩缩脖子,“解决了尚如渊,接下来,她肯定会驱逐九品公寓,而到时候,你即使再不情愿,也必须帮忙!可是户主,你现在实力比起一年前,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而驱逐域世界,主要的担子就在你身上.....”

“我要先驱逐轮回医院!”张淑洁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像此时,阴玲慧就站在她跟前似的。

“轮回医院你知道在哪里?!”王禹平问道。

张淑洁不吱声了,又重复一遍,“轮回医院不走,我怎么敢出全力?!”

白梦溪说道,“户主,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阴玲慧一旦选择跟九品公寓硬干,你根本没法躲!”

王禹平重重点头,“所以沐竹村绝对不能动!”

“你的建议呢?”张淑洁问道。

“调查张元福!调查唐赖赖这群人!”王禹平咬牙切齿说道。

白孟溪冷笑,“你是要我们帮你们几个报仇吗?”

王禹平这一次没有隐藏愤怒,握拳说道,

“三号柜房,本来已经被我们拿下,可是最后却便宜了唐赖赖的女儿!”

“我没空!”张淑洁断然否决。她可没有什么功夫调查三号柜房,三号柜房做全天下的生意,这打压做生意的人,会断了自己的财路,既然唐雅运气好,得到三号柜房,那就是她的命!

王禹平急眼,

“户主,听我把话说完!这三号柜房便宜了唐赖赖家的丫头是小事!但是,咳咳,但是....唉!”

“说清楚!”白孟溪警告。

“已经够清楚了!我们几个为什么不计代价要毁掉这个三号柜房?!想不到原因,那咱们别聊了!”王禹平气急败坏!

白孟溪眼睛亮了,“我靠!三号柜房居然真的有?!”

张淑洁在惊诧之后,脸色都变得一片惨白!愣了许久才有些结巴的说道,

“真的有轮回?!”

王禹平淡淡说道,“你能解释吴道人为什么二十多岁,就可以封天?!从娘胎开始修行,不吃不睡,别说二十岁,就是二百岁,你觉得可以封天?还是这正反封正是他创造的?!”

白孟溪吞口唾沫,

“这个阴玲慧疯了吧?!这要是泄露出去,这绥原明天就可能成了第三个函西戈壁荒漠!”

接着诚挚的对着张淑洁建议,

“户主,咱们要不放弃这绥原吧?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张淑洁眼睛眯起,王禹平说的可能是真的,她差点就相信阴玲慧真的是想做一回人!原来是连退路都想好了!

可是她能往哪里走?南方吗?就是蓝寿山去南方,也未必能立稳脚,她又算哪根葱?北面人广地稀,但占据千里荒原,也不能吸收清新空气提升实力啊!

张淑洁说道,

“那就先调查张元福!沐竹的事,靠后!”

“无论阴玲慧说什么,就按昨晚跟王哲约定的做!”

“对了,把那个官晴设法送到王哲跟前!”

王禹平摇头,耸肩。他没那本事,一个阴差就够他喝一壶。

张淑洁看白孟溪,白梦溪也想摇头,但还是如实说道,

“你要是允许我杀过去,我就去办!如果是让我横推过去,我怕那么多的阴差令,真的把我给送到下面去!”

张淑洁颓然的坐下,还是人手有些欠缺,总不能自己去送吧?白孟溪问道,

“那个杜先生,还是不交出命魂?!”

张淑洁说道,

“这不是废话?!”

.....

白延肃让王哲请桃子帮忙解决掉魔涅,但王哲没有跟桃子说起。

张元福这边的事看起来很麻烦,从张淑洁不提,王哲也打算调查张元福,从官静出现,王哲就想知道张如瑾是什么人!

王哲周围都是一群什么人?除了孙于谷这个半吊子修道的小屁孩,没有一个普通人。

凭什么官静会出现?当初供苍山下来,张淑洁和唐雅还有王禹平在家里,结果绕一圈,最后发现,这三个人都不是简单人!

官静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物品,那就是说官静身份肯定有问题,而要调查官静身上究竟出了什么问题,那就要先调查张如瑾是什么人!

他凌晨四点多,就进了城,而且径直朝着张如瑾家而去。

......

绥原东山百万庄园。

张如瑾百无聊赖的用指头弹着车上的太阳能风车的转轮。

他张口打个哈欠,伸出双手趴在方向盘上。

一声“滴----”的长音,张如瑾爬起来,有些紧张的四处看看。

别墅里孙良瑗走出了,打开副驾驶坐上去,扭头有些紧张的问道,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张如瑾尴尬的笑笑,“没,不小心按了方向盘。”

孙良瑗紧张褪去,变成愤怒,伸手一个巴掌朝着张如瑾的脸上就甩了上去,只听“啪”一声。

张如瑾捂脸,转头瞪眼说道,

“你越来越过份了!就算你真的是我张家的媳妇,也不能如此跋扈!”

孙良瑗抬手,只听见“啪啪啪”三声脆响。

这三巴掌,即使张如瑾伸手格挡,甚至想要反击。但都是徒劳的,孙良瑗的手好像脱离了胳膊,见空隙就窜到他脸上。

张如瑾捂着脸,从驾驶室下去,脸色铁青,徒步准备离开。

孙良瑗下车,一把扯住了张如瑾的衣服,冷冷说道,

“这是第二次警告,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

张如瑾冷笑,

“警告我?你以为我傻?我爹已经被你们杀了,你们最后会放过我?有本事你现在杀了我!”

孙良瑗说道,“你以为死亡是终点吗?如果你还是这么幼稚,我可以现在成全你!”

张如瑾刚鼓起的勇气瞬间萎靡下去,捂着脸,转身上了车。那嘴巴一撇一瞥,好像随时会眼泪掉下来。

“我长得很丑吗?”孙良媛嘴上上扬,轻蔑的看看张如谨。

张如瑾却不说话,孙良媛笑着说道“比起你那个小媳妇,我是有那么一点差距,你说对不对?”

张如瑾刹车,说道,“我想去静静家看看!”

孙良媛伸手摸摸张如瑾的脑袋,“想孩子了?我也可以给你生一个的!”

张如瑾停车,同时手朝着孙良媛的胸部摸去。

孙良媛抚摸着张如瑾脑袋的手猛然收回十公分,接着手背朝着张如瑾的脸上一拍,“啪”一声响,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这耳光使用了寸劲,张如瑾脑袋都没有晃动。而这一次不仅仅一个巴掌,他的腰上还顶上了一把匕首。

车子继续开了十多分钟,停在一个老旧小区门口,孙良媛下车,从后备箱里取出几个礼盒,拿在手里,说道,

昏暗的楼道里,张如瑾走在前面,孙良媛跟在后面。

这小区算是危房,楼道墙壁上,有拇指宽的裂缝。

一阵脚步声突然从张如瑾的身后想起,脚步声很急促,好像是穿着拖鞋在跑。

张如瑾就要转头,身后传来孙良媛的声音,“蠢货!让你不要回头!听到声音就说话!”

张如瑾说道,“有脚步声!”

孙良媛顿了一下,“等等看,是大人还是小孩!”

脚步声消失了,张如瑾和孙良媛继续朝着楼上走,到了五层,两人站定。

张如瑾伸手去敲门,冷不丁的发现门口立着的艾草旁边,站着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

张如瑾大叫一声,“妈呀!”

之后转身就要跑,孙良媛揪住了张如瑾的耳朵。

“没用的废物,身上给你带着那么多的抵御煞气的东西!你跑什么?!”

“看到了什么?是大人还是小孩?!”

张如瑾说道,“小孩!是小孩!就在那!”

说着闭眼伸手指指。

门打开,一个中年男人开门,孙良媛笑着把东西递过去,说道,

“董叔过年好!”

说完推一把张如瑾,张如瑾也说道,

“董叔过年好!”

男人伸手接过东西,眯眼看看张如瑾,“张元福真的不行了?”

这个男人挡着门,没有让他进屋的打算,而且语气并不友好,淡淡说道,“还死不了!”

这个男人说道,“死不死,由不得他!”

张如瑾问道,“董叔,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孙良媛却是使个眼色,想让张如瑾马上离开。这个董叔把几个礼盒朝着客厅一扔,转身说道,

“发现什么?去年参加过老孟家孩子满月酒的,我看都死的差不多了!”

张如瑾错愕,“老孟家?哪个老孟?”

“孟守直!前段时间给我打电话,说是自己家里闹鬼,孩子莫名其妙的就跑厨房.......”

“董叔,我们还要去拜年,这上午时间有些短,回头过来跟你聊!”孙良媛打断了这个老董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