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周铭林慕晴 > 第3233章 先弄他一千亿
先定一个小目标先弄他一千亿。

饶是说这话的人是周铭,饶是陈树和叶凝他们都是最信任和崇拜周铭的,可当他们听到周铭这么说,仍然一个个的全懵了,因为那不是一千块美元,可是一千亿美元啊!

那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国家改革开放二十年,积攒下来的外汇储备也就差不多这个数,港城作为东方明珠,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被誉为一城顶一国的存在,他能拿得出的外汇储备,才不过只有这个数的一半不到。

甚至就算是在资本世界大战里,一个千亿规模的资金流向,同样能改变战局。

由此可见这一千亿美元绝不是一个轻而易举的数字,可现在周铭居然这么轻松就说出来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就这……还只是一个小目标?

对此,就算是陈树这种单枪匹马去做空了巴西的人,都仍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不过不管陈树还是叶凝李阳,他们都是这个时代的顶尖天才,尽管被周铭的庞大设想给震撼到了,可在最初的震撼过后,他们也慢慢回神过来。

回过神来的他们除了继续敬佩周铭不可思议的构想以外,他们还很好奇周铭为什么要这么做。

“老师,可您也说这是灰色地带,严格来说是并不合法的吧,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叶凝问道,这也是陈树和李阳都想问的。

他们问的很小心,周铭的答案却相当直接:“因为我们没钱呀。”

陈树和叶凝他们先是一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周铭说的是华商商会和这次的交易。

陈树和叶凝他们花了一个多月做的投资模型的确很好很强大,但这个投资模型的前提是华商商会的账户上要有那么多钱才行。

这就是麻烦的点了,由于国际贸易的周期都相对较长,而任何企业都不可能愿意把资金大量积压在货上,因此一般国际贸易在除了印度等极少数国家以外,都是采用定金的方式,即下定金发货,等收货确认无误以后再付尾款,这样的交易模式。

这样就导致华商商会账户上实际存在的,也基本都是这样的定金。

对比投资模型最初的预计,只是定金的话就相对要少很多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企业还欠着一屁股贷款,一下子还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还需要找华商商会借贷。

既然决心把商会做成搜宝那样的平台,自然也会有借贷功能了。

就这两点,就让商会必须要有更大的资金池了。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另一点,就是周铭作为被限制在美国不能离境的人,手里必须得有更多牌才行,而这一手撬动千亿美元资金流的商会,就是一个大杀器。

陈树和叶凝他们明白过来以后无不赞叹和敬佩周铭的头脑。

“老师不愧是老师,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对象!”

“我们能做出投资模型来,却永远无法像老师这样创造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面对自己学生们当面这么夸自己,周铭心里很不好意思,因为周铭很清楚这并不是自己的想法,是的,自己又很可耻的剽窃了后世张云利用搜宝打造的网络金融想法。

周铭摆摆手:“行了,你们有心思在这里这么夸我,还不如赶紧给我把如何进行ABS的循环融资方案,还有配套的CDS合约运营方案给做出来。”

陈树和叶凝他们十分骄傲的告诉周铭:老师都指出了方向,他们要是不能在一个礼拜的时间内把方案做出来,他们就不配再当老师的学生了。

事实证明陈树和叶凝他们真的是说到做到的,在周铭布置了做也下去以后不过两天时间,他们就分别将ABS和CDS的运营方案给送到了周铭的办公桌上,当然也同样还是由陈树负责给周铭讲解。

“首先针对ABS循环融资,我们可以设立多个资产方机构方和投资方等等,然后通过几方之间相互的资金拆借,以及对资金流和权力的转移,达到无限制推高ABS总价的目的。”

“然后是CDS合约,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ABS和CDS两种合约是相辅相成的,比如在ABS发行和拆借的时候,就可以用到CDS合约作保以达到减少风险的目的。”

“在ABS项目中,虽然大多数企业的信用评级参差不齐,有A级也有C级,但如果将这些企业绑定在一起,通过特殊的算法进行计算,那么实际他们同时违约的风险就无限接近于零了,绝对是属于A+级的产品,这种高信用产品很容易拿到高规格的CDS合约。”

“最后还可以继续将这些ABS和CDS合约继续打包出售,重新再来一轮ABS循环融资,还可以继续再搞一遍CDS合约,并且更重要的是理论上这个循环是可以无限进行下去的。”

陈树给周铭介绍得自己越发的激动了,因为他们自己在做方案的时候就做过相应的计算,理论上在没有外部强势干预的情况下,这种金融游戏确实可以无限制的玩下去,一个华商商会做到万亿资金流也并不是幻想。

听着陈树越发激动的语气,周铭不由皱起了眉。

周铭随后不得不出声提醒陈树:“我承认ABS的循环融资可以极大的撬动资金池,但同时我也希望你们明白,这并不是什么正义的摇钱树,相反还是绑架经济的毒瘤!”

周铭这可不是乱说的,作为经济学专业出身的自己,太清楚后世当这种ABS公司要上市的时候,国家要不顾一切的叫停了。

作为长在红旗下的三好青年,而且陈树和叶凝他们也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的学生,周铭可不希望他们误入歧途,因此有些事情周铭觉得还是要打好预防针的。

要不然这些国家筛选出来的顶尖金融天才,要是真的走错了路,后面搞出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那自己作为他们的老师,也是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

自己没想当什么救国救民的大英雄,但至少也不能成为历史罪人呀!

陈树和叶凝他们当然也明白这点,他们向周铭保证,自己既然了解这种事情的后果,就只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美国。

周铭听了这才放心下来。

既然方案确定下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周铭直接群发消息给洛克菲勒和摩根这些美国顶尖豪门,邀请他们约个时间一起来旧金山参加一个赚大钱的项目。

同时周铭也邀请萨皮罗律师来旧金山,毕竟就算再确定这是个擦边球项目,周铭也不希望给出任何一点把柄,至少能将自己的法律风险降到最低。

萨皮罗律师是周铭的老合作伙伴了,周铭最开始知道他是通过大名鼎鼎的辛普森案,当时就是萨皮罗带着他的梦幻团队帮着进行脱罪辩护并最后成功了的。

能让谋杀犯脱罪,萨皮罗的能力毋庸置疑,虽然他的主攻方向不是商业法律,但作为全美顶级律师,他的人脉网络也是很发达的,因此周铭一个电话,他就从纽约带来了一整套最顶尖的法律团队。

用萨皮罗自己的话来说,就算周铭这一次要告美联储,他们都能想办法告赢。

美国的顶级律师就是这么拽,当然价格也同样不菲。

如果是对美国不熟的人肯定会认为这笔钱可以省下来的,甚至就连在美国生活了一辈子的唐景胜都同样有这样的想法,认为这几千万的律师费可以干别的很多事了。

不过最后事实证明萨皮罗和他的律师团队是值得这个价了,因为当周铭给他们看了自己的方案以后,他们果然发现了其中几个可能违法的漏洞。

“虽然这几个漏洞明面上不构成违法,但也有很大的商业欺诈和内幕交易的嫌疑,这是非常糟糕的罪名,而且更重要的,是联邦法院曾在96年和87年的两个案子中,有过类似的判决,这对周铭先生你是非常不利的,甚至可能让你被判有罪。”

萨皮罗用最简单明了的语言向周铭做了阐述。

周铭也明白海洋法系中除了法律条文,判例也是影响判决的非常重要的因素,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做的事情是灰色产业,很难以定罪,那么过往的判例就成了决定性的落槌。

周铭于是询问解决办法:“所以萨皮罗律师是希望我放弃吗?但这是我赚钱的方式。”

萨皮罗解释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萨皮罗告诉周铭,虽然有判例让周铭很不利,但方案整体来说并没有明显的违法行为。

“所以周铭先生您只需要在您的项目文书和对方案的表述上稍稍做一些修改,并且在和华尔街还有离岸金融中心作出明面上的脱钩,那么就算是随便让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毛头小子,都能让您永远无罪。”萨皮罗说。

这就是美国的精英律师,他们不会在乎你是不是真的有罪,他们只在乎你会不会被判决有罪,当然这也是周铭坚持找萨皮罗合作的原因。

最后萨皮罗带着他的律师团队对相关的文书表述进行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反复斟酌,才帮周铭弥补上了最后一个漏洞。

一切就绪,那么这场金融的饕餮盛宴就可以开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