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竹封天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邪灵教现 魔器突现
此事就拜托紫炎前辈,甄纯出言道。此番云海边缘,两人伫立。

前辈,我有预感,整个南角之地恐怕即将掀起腥风血雨。

这些邪灵教诡异至极,切杀伐果断,古武天城已经名存实亡,我无尽海域,早就被其埋下了暗装。

这么长时间内,其居然能够躲过我境天阁的情报网络,可想而知,他们蓄谋已久,隐藏之身。

我境天阁三城之内恐怕,亦是有着邪灵教潜伏,甄纯诲莫如是道。

“甄纯小子,此番前去,我定让将其血液给你带回来。”

也不用太担心,我观境天阁气运绵长,并非夭折之象。

你好生打理,有我在,任而魑魅魍魉,来自鬼域之地。

紫炎霸气道。

“担心,这是肯定的,千幻城多番糟了劫难,凡民纷纷来投,方才有如今的盛况 。”

境天城更是投注了我境天阁大量人力物力,方才有次规模,咸丰城乃是根基所在。

我惊天三城决不能有任何意外,否则便是我这个阁主的失责。;

如今,我境天阁在皇朝立足,沐天城之事,我已经听说,天香楼,皆在运营之内。

叶天携众人于外拼搏,这后院绝对不能起火,紫炎前辈。

境天阁的崛起,我见证了它的点点滴滴,这境天阁内的所有一切,都参与了,我希望它能更加茁壮成长。

“好了,别婆婆妈妈了。”

我去了,说罢一道紫色长虹消失在云海之内。

乱世而起,以往我的境天阁何其渺小,而今双皇而立,天骄并起。

南角之地实在太小了。

皇都,原本以为我甄纯,这辈子都不可能在在踏足皇朝,天终究还是给了我希望,齐王,我甄纯回来了。

“甄纯双眸之内,锋芒大盛。”

一道白色倩影,自山崖下而来,落身在其身旁。

阁主,各城主世家家主已到山门外,片刻便道。

好,刘燕,将其带到青灵峰吧!

啊,青灵峰,刘燕纳闷。

去吧!

“哦,是是!”

山海域,浩然宗内,气象万千,一副乾坤浩然之气。

诸位长老,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我浩然宗诸多附属之地,已然出现邪灵教的踪迹。

宗主,这邪灵教太嚣张了。

以往我山海域内,虽然发现了其踪迹,但是其也只是小心谨慎。但是这一次,苍云城商贾被屠,导致苍云城瞬间瘫痪,陷入纷乱之中。

南角之地风声鹤唳,人心惶惶,其公然,直接挑衅苍云学院。

而今我四方域,我山糜多出村庄被屠。此类事件频发。

我浩然宗必须要采取措施,否则,其得寸进尺,我浩然宗颜面无存。

“浩然大殿内,议论纷纷。”

好了,都安静,清浩然坐于上首,微微出言道。

“议论众人方才微微平复下来。”

雪月师妹,梦域长老回来了没?

回掌教师兄,梦域长老出行境天阁,应该已经再回来的路上了,一个风韵犹存女子立身道。

掌教师兄,此番邪灵教近乎不在隐藏踪迹,来势汹汹啊,我们还是要早做准备的好啊!

诸位师弟,可以约见解啊!

掌教师兄,邪灵教现世,只怕不简单啊!其竟然能公然挑衅苍云学院,足以说明其身后势力不凡啊!

若如与其正面相争,只怕……

好了,青然师弟,……

诸位城主,你们切挺好,回去后加强巡逻,警示,随时坐好开战的准备,诸位长老也做好随时入驻各大城池的准备。

一旦发现其有异动,“主动出击,杀。”清浩然双眸杀气横生。

“掌教师兄,我有话要说。”

哦!青远师弟,你畅所欲言便可。

“掌教师兄,我以为,主战不妥。”这邪灵教乱苍云学院都敢挑衅,足以说明其身后势力强大。

我不知道其根底,一旦盲目开战,敌在暗我在明,得不偿失啊!

所以呢?青远长老,你以为如何,清浩然出言问到。

掌教师兄,我觉得,咱们可以与邪灵教达成约定,互不侵犯,这样我浩然宗就没有必要,整天提心吊胆的提防。

“青远,你这王八羔子,一向贪生怕死。”

与邪灵教签订条约,你枉为我浩然宗的长老。

我浩然宗管辖范围内,其多番残杀我浩然宗属地之内的人。

岂能与其相好。

青烟,你想过没有,一旦我们和邪灵教开战,那将是什么后果。

浩然宗多少无辜弟子,将会有多少弟子,折戟沉沙。

此事,我自 有定夺,所有长老听令。

形势紧张,不容有失,你们都准备入驻各大城池吧!

但凡发现邪灵教的踪迹,杀~~~!还望诸位长老同心协力,守护我浩然宗,好了今日就到这里,本座还有事。

苍云城内,惶恐笼罩了整座城池,往日硕大热闹非凡的云上之城,如镜,充满了惶恐和纷乱。

紫荆阁内,人影纷乱。

“诶!几十年了,冤孽啊!”没想到你们又出现了。

怎么,苍松子,再次见到我,你似乎不是很惊讶!

“邪灵儿”,你我也算老相识了,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之事,皆系在我们这一代人之上。

你们又何必牵连无辜之人。

“无辜,苍松子,你身为苍云学院大长老,说这话,你不觉得很幼稚吗?”

没错,你苍云城的商贾被屠,就是我所为,怎么样,几十年不见,我送的这份礼,可还满意。

女子双眸充满了邪性。

也罢!邪灵子,既然此事是你所为,那你今日就别走了。

哈哈哈,苍松子,怎么,苍云城出克这么大的事苍云子那老家伙似乎不怎么关心他们死活啊!

想要留下我,你可能还办不到,让苍云子来吧!

哈哈哈~~~!笑声中充满了邪魅和猖狂。一道神虹,高速移动。

想走,没那么容易,“苍云写意”,只见苍松子脚步轻点,右手斜指苍穹,无数剑影迷乱,宛如浮云而来一般。

一条白色云状湾流,奔赴盘旋而去。

“哈哈哈,苍松子,这许多年未见,修为有精进啊!”

你这苍云写意可是,较之以前可是要大有进步啊!

邪灵子,留下吧!别逼我~~!

其露出狠意。

“苍松子,莫说你在几十年了便杀不了,如今几十年过去,我披肝沥胆,苦修至今。”

你想杀我,恐怕是不可能的了,哈哈哈哈哈!

你和苍云子就等着看吧,我百花谷的仇,必须要用你苍云城,苍云学院的血来袭。

“邪灵儿,这是你逼我的,苍云写意,建筑之上,苍云子,宛如引流潮汐一般,无尽潮水涌动而来。”

苍松子,你杀不了我,有时间,赶紧看看你苍云学院立身在外的弟子吧!!

“哈哈哈哈~~~!”

什么,苍松子心神震动,潮汐开始出现颤动,我斩了你。

“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着吧,我我和谷主会亲眼看着你们苍云学院千年基业慢慢的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慢慢的凋零。

邪灵儿俊美的容颜下,露出耻笑,身体在极速后退,双袖袖口只能,炼到红菱宛如蛟龙一般飞身而出。

重叠在一起。

“撕拉~~~~,一声清脆,红菱顿时对潮汐撕碎,化为漫天红雨。”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还会回来的,哈哈哈哈!

邪灵儿身影已然消失,声音却于漫天长空传响。

苍松子看着高天双眸凝重至极。

“长鸣,传令下去,所有立身于外弟子尽快回宗,所有弟子一律不许外出。”

“苍海,传令苍云城各大世家宗门,苍云城内全面戒严,增加巡逻队。”

护城大阵,随时准备,一旦有敌人入侵,立即开启护城大阵。

是,师兄,已然安排下去。

好,苍海你是城主,苍云城内的一切事物,你自己做主,我切回去禀报师兄。

不日,我院长老和弟子便会入住苍云城。

是,师兄,紫荆阁之事,我身为城主,难逃罪责,没想到其竟然是百花的余孽,没想到其竟然和邪灵教纠缠在一块了。

此事你多加上心,商贾之死,你多加细心,如今人心惶惶,你且处理后事,安排人心。

我去了。

恭送师兄!

苍海躬身作揖道。

长剑一横,苍松子声音消失在原地。

星魂殿,一处密地,漫天星辉,一道身影自外走来。

“唰~~,男子睁开双眼,一阵星辉闪动。”

师科,你来了。

“参见殿主了,男子躬身道。”

好了,免礼吧!

情况怎么样了,苍老头出面了没?

回殿主,苍云院长还没有出现,不过,道是出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

哦!何事啊!

殿主,苍云院长没有出现,不过一些已故之人道是出现了。

“哦,你且说说。”

殿主还记得二十多年前的百花谷吗?

哈哈哈,当然记得,当年百花谷主可是容颜绝世的惊世美人,我,还有青云子,对其都是趋之若鹜。

被其容颜倾倒。咳咳~~~~,师玄尴尬咳嗽。

到底如何,你切我细细说来。

殿主,据探子来报,接苍云城商贾被灭之后,惊险往日百花谷之人“花灵儿。”

“是她,她当年不是与芝芬一同葬灭于百花谷中了吗?”

哈哈,殿主,属下听到之时,亦如你这般惊讶,不过现在的她,可不叫花灵儿了,而是叫作邪灵儿。

“邪灵儿”,师玄双目微微皱起。

没错,就是花灵儿,其说,其在苍云城现身,但是苍松子并未将其留下。

在离去之时,其曾说,其与谷主必会亲临,看着苍云学院,一步步走向灭亡。

而且殿主,继商贾死后,苍云学院外出弟子接连无差别遭到攻击。

四象极为凄惨。

据推测,百花谷,确实没有葬灭,且花灵儿和花芝芬活了下来,并且现在与邪灵教搅和在一起。

“没死吗?师玄情绪上出现波动。”

好有一事乃是关于境天阁和青云宗的。

在这一两个月以来,我们陆陆续续发现,青云宗部分优秀修为不错的弟子,与境天阁年轻一代不错的弟子,乘着天涯号灵船远行,我若没有猜错的话,其此去的方向,应该皇朝的方向。

“什么,一群弟子,前往皇朝。”

一些真元境和聚星境的弟子而已,前往皇朝能有什么作用。

他们去干嘛?

好此事暂且不管,你注意苍云学院和邪灵教的动向。

邪灵教这些污秽,潜藏了那么久,其此番主动现身,定然有这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们且静观其变。

荒芜城内:叶天三人,立身四处观望。很少有人话语,其双眸都紧紧盯着那阵法笼罩之下的龙窟源石皮种。

嗯~~!不错不错,不愧是龙窟之内的源石皮种。

“这浓烈的尸煞之气,一般修者可是碰之不得啊!。”

否则,煞气嗜体,摧毁生机,那可就不得了。

“范易立身,双眸如炬,宛如夜空中的形成一般,明亮攝人。”

此时范易不似苍老岁月之人,道是意气风发,身姿提拔的壮年汉一般。

“诸位,诸位,请安静,请听我说。”

弄影声音响起,响彻在众人的耳际。

之位,我也不多说废话,今日的石坊源石,依旧分类。

每一累标价都是原来的十倍。

“什么,十倍,弄影姑娘,我们可是你们这儿的常客啊。”

十倍,是不是太贵了啊,你们这是坐地起价。

哈哈哈。

诸位稍安勿躁,切硬卧说,源石皮种,也是有着种类之分的,龙窟内的源石皮种,诸位,想必大家应该知道龙窟内的源石皮种的正规程度。

我春娇商会,费尽千辛万苦,方才再龙窟之内得这些许的源石皮种。

因此,我春娇商会搭进去了极为强者长老。

价格如此,你们自由买卖,我们不会强迫任何人,当然,诸位若是运气不错,开出了逆天宝物。

我春娇商会,分文不取。

范易大师,我家会长曾说过,原来是客。



为感谢范易大师和黑白公主亲临,镇店区,无需一枚源石,二位前辈可免费挑选一枚源石皮种。

弄影出言道。

“什么,镇店区,一块免费源石皮种。”

那是什么概念,要知道源石去一块源石皮种的价格就是极高,如今翻了十倍,这算的价格,简直令人咋舌。

“哈哈哈,春娇丫头,道是聪慧之人啊!范易笑道。”

请吧!黑白老头,人春娇丫头一片心意,你不会不给面子吧!

或者说,你个老家伙不会觉得过意不去,将源石皮种的所需要的费用结了吧!

切,姓范的,你不用激我,本座身为黑白学宫之主,说罢典藏身影错过范易的身侧,向着春娇石坊镇店区而去。

死老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般老谋深算。

这两人到是有点意思啊!叶天笑到。

叶兄,你不觉得最右意思是该是这名叫春娇的吗?这春娇石坊乃是以其名命名。

范易和典藏这两人在这荒芜城中都是泰山北斗的存在。

两人都是不知多少年以前,与我等一半,来次历练,最终留在了此地,而未回皇朝之人。

“可谓是见过尸山血海,云卷云舒的老人了。”

其在荒芜城众人的心中地位极高。这位名为春娇,免费将价值如此至高的镇店区源石皮种,让两人各自免费选取一枚。

看是付出了代价,但是范易和典藏乃是何人,由这两人画龙点睛破砖引玉,绝对能把现场的气氛烘托到最高点。

如此一来,众人趋之若鹜,春娇石坊将会赚的锅满瓢满。

哈哈,月兄慧眼如炬。

“公子快看,那家伙,一侧一道目光看向叶天。”

露出惊讶之色。

“哦,竟然是他~~!”

魁羯顺着魁奇的目光方向看去,正好看见坐在轮椅之上的叶天以及于九霄和月无命三人。

“竟然是他,怎么可能,在魁鞥长老的重击之下,不死也要残,之上卧床不起,但是事实就在自己两人的面前。”

走,奇叔,咱们去认识认识这位人族天骄吧!

“两位前辈,你二人与其对嘴,不如比谁开出的源石皮种价格更高如何。”

弄影出言道,四周几人感受到其目光。

“哈哈哈哈,弄影小姐好提议啊,两位前辈机会难得,如此这般开源石皮种相比,道合乎情合乎礼。”

诸位,你们期不期待两位前辈谁开出的源石皮种价格更高啊!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错过了,今后恐怕便在没有机会,向两位前辈学习了。

“想,想~~!”

一时之间,众人一哄而起。

典藏和范易两人都是活成精的存在,弄影这点小伎俩,两人早就了解。

哈哈哈,有点一事,这春娇的,有点手段啊!我倒是有点想见见其到底是何人了,叶天笑到。

典藏与范易两人对视一眼,也罢,范老头,既然众人如此美意,春娇女娃如此有心,那咱两就别客气,好好比上一会如何。

春娇石坊,一条消息分径而走,范易与黑白学宫之主,两人赌石的消息便传开了。

“在下魁羯,拜见叶兄,正当三人愣神时,一人躬身向自己行礼。”

“是……是你,叶天出出言道。”

哈哈,叶兄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道兄,叶兄那日荒芜城外,多谢叶兄和你的朋友相救行否否则劫魁早就已经死了。

哈哈,不要放在心上,那日救你也是就我们自己,你不你放在心上。

不过也算缘分,没想到在此地遇到你。

你也是来参加赌石的吗?

“哈哈哈,那天软磨硬泡向弄影姑娘索要了一章请帖。”

主要是来见识一番的。

“好,典老头,那咱两就好好比试一番。”

两人那带着岁月气息的眸子之下,闪过一丝异色。

在场之人顿时发出兴奋的喊叫之音。

好,两位前辈请,我且为两位前辈破石切皮如何。

好,两人一口同声道,随即向着镇店其的源石皮种而起。

范易苍老的身躯,不断打量着被阵法封锁源石皮种。

嗯~~~!,不愧是龙窟之内出来的源石皮种。

阵法笼罩之内,煞气满天。

只见其双眸之内,能量流动,特殊的符文开始在眼眶转动,两人眼前世界没染变动。

“踏雪寻梅”,老家伙,这许多年不见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进步了多少,到底是你的踏雪寻梅厉害,还是我的黑白轮回眼厉害。

众人退出几米远,将中心位置留给两人。只见范易身躯宛如回春一般,挺拔了些,整个人气势大变。

双眸之内能量流转。

少……少主,这瞳力,好好强,傲猿出言道。

傲雪亦是大喜,范易太强了,其踏雪寻梅已然修炼至化境了 。

双眸能够看破虚妄,破除妖邪。

只见其双眸周围,一股莫名的能量在流动。

嗯~~!不愧是龙葵之内出来的源石皮种,这表皮与一般的源石皮种太不一样了。

依据平常经验,天地纹理,以及源石皮种的的一些脉络纹理,近乎难以探测。

外皮裹挟的这一层阴煞之气,在阻挡瞳力。

另一侧,典藏更是惊人,其双手腹背,立身镇店区之前,气势大变,顿时长袍飞扬,长袍无风自起。

其周围的空间都在扭曲。

“好生强大,叶天双眸露出惊讶之色,不仅叶天,在场之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皆被震惊到了。”

只见典藏,双眸瞳孔之内,左眼黑右眼百,黑白两色奇异神傲的光轮在其瞳孔之内流转。



这……这是?

这是黑白学宫的镇宫秘籍,“黑白轮回瞳。”

黑白轮回瞳,那是什么,许多人皆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一门专门修炼瞳术。

这黑白轮回瞳,据说强横至极,修炼至至强是,左眼天地暗,右眼天地昼双瞳其开阴阳灭。

这黑白轮回瞳的品级比之范易前辈的“踏雪寻梅”都要高出数筹。

极其难以修炼。

传说将黑白轮回瞳,修炼至高是,其蕴养的瞳力亦有破碎虚空,斩灭虚妄,开天辟地之能。

两位前辈现在展现的只是一些鸡肋的技巧而已。

两人同时施展踏雪寻梅和黑白轮回瞳。顿时以两人为中心,众人只感觉两人宛如虚幻一般,很是模糊。

“好好,好个人族,没想到,竟然好有这等逆天的手段,这一趟要是不来人族,当真得错过不少东西。”

“这两人,这般瞳力,怎么感觉连我这个皇境后期都能威胁到了,魁奇暗自出言道。”

人族之内,果真卧虎藏龙,此次陪公子之行结束后。

定要回族内好生商量,这人族确实要好生查探一番,这隐藏之人比比皆是。

这两个老家伙堪比皇境的存在。

两人的瞳力笼罩了整个镇店区。

“诶!小姐,你此番是不是失策了,弄影感叹之余不由苦笑。”

这两人这般架势,自己心惊胆战,这镇店区源石皮种,恐怕……

没一会儿,意象开始消失,两人的身影渐渐显露出来。

身上的气势正在归于平静。

典藏呈黑白之色的双眸,黑白之色顿时消失不见。

范易双眸内流转的经纶亦是诡异平静。

范易嘴角上扬。

“好你个老家伙,看来这些年没见,你这黑白轮回瞳越发厉害诡谲了,你刚才那般阵势可是惊道我老头子了。”

切,你个老家伙,你也不赖嘛,这土都埋到脖子了,这踏雪寻梅道是越发精湛了。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

范老头,你可挑选好了。

你呢?典老头。

“左四列三排,范易首先出言道。”

“右七列八排,典藏出言道。”

好,来人,将两位前辈所言源石皮种,挑出来,弄影出言道,然而虚汗却在流,主要是对方刚才真是太大了,其选出来的源石皮种可想而知。

肯定是镇店区的镇店之物,此番怕是要亏惨了。

来人,赐座奉茶。

是~~!

“范易老头,此番事了,随我去黑白学宫坐坐如何,你我十年未见了吧!”

嗯~!

有了,今年刚好十年。

你说这群老家伙中,就剩下那么几位,无论当初踱步对眼,但是咱们见一眼少一眼了。

同在一城之内,竟然十年未见,真是有点讽刺啊!典藏略微伤感到。

“岁月催人老啊!”

切,少在我这儿打马虎眼,赌石知道吧,你输了可不能耍赖,那块源石皮种可得归你。

“我……你……,范老头,你个老家伙,这么多年,还比不上一两颗源石皮种啊!”

典藏火上眉梢,出言道。

这货太不懂情怀了。

好好营造的意境,就这样给破坏了。

典老头,你若能赢了我,免费去你黑白学宫教学一个月如何。

“好,范老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有逼啊!”

两位前辈,那我可开始切了,弄影出言道。

“且慢,弄影丫头,这源石皮种之上裹挟着一层细密的煞气,你且小心了。”

切开之时,先用灵力隔开,再行切割,万不可与其接触到。

谢前辈指点,我会小心的。

有一层隐藏的阴煞之气,弄影一阵后怕,自己怎么就没有感知到,若非对方提醒。

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察觉。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感觉到一阵心悸,在悸动。”

弄影看着自己的右手,有着明显的颤动。

“不用害怕,这层阴煞之气,固然不凡,但是,你只需用灵力隔开,便是没有的问题的,典藏和范易两人皆是神鬼莫测之人,一眼边看出了弄影的恐惧之色。”

“哦好,弄影应声,自己并非是恐惧阴煞之气。而是这源石皮种内一股隐没气势,宛如裹挟着这大恐怖一般。”

“龚叔,弄影终究是不放下,内心忐忑。”

“怎么了,一个中年男子靠近弄影。”

“皇境强者,众人诧异,看着出现的老者不由出言道。”

“龚自在,是你,怪不得刚才我感觉到一股强大而又熟悉的味道。”

典藏出言道。

这就是春娇石坊的镇坊之人么,皇境强者,倒也算手笔了。

两位,好久不见。说罢,龚自在便不在与两人分说。

“怎么啦,龚自在身影出现在弄影身侧。”

龚叔,两位前辈,此番所选源石皮种令我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恐怕内部有着逆天之物。

我怕我真开出逆天之物,我压它不住。

所以方才唤龚叔前来,以防不时之需。

好,弄影,你尽管施为,有我在,一块石头而已,翻不起任何花浪来。

看着弄影的举动,众人亦是跟着紧张了起来,现场一片宁静,针落可闻,口水不断哽咽。

弄影左手一片氤氲之气,右手的破石刀闪着光芒,双眸霞光流动。

顿时源石皮种上的种种纹路开始显现。

手起刀落,技法宛如废话飘絮一般。

只闻一声清脆之音。

众人没有双眸之内几乎没有任何东西闪过。

一片石落于地上。

“呼~~!”

看着没有任何东西的石胚,弄影长松了一口气。

切口处光华如境,切口平整整齐,没有一丝顿口出现。

“弄影姑娘不愧是春娇石坊第一破刀师,这手法真是赶紧利落啊!”

破石刀在众人的注视下在起。

“嗯~~~!”

还没有吗?众人侧目,这所切源石皮种第二道已经切下,怎么还没有啊!

现场一片杂然,该不愧是一块废石吧!

一众人不同,弄影眼皮正在颤抖。

应为就在自己切齿第二刀的同时,一个攝人的威势。

“啊噗~~~!”

弄影面色泛白,嘴角溢血。

所有人后退,一到黑百能量凭空而下,将众人阻挡在外。

“怎么啦!弄影丫头,范易和典藏栖身而上。”

只见弄影脸色煞白无比,嘴角间溢出血迹,双眸惊恐,破石刀,掉落在发出清脆之音。

咻,龚自在双眸凝重,一记能量打出。

“我没事,两位前辈,是我修为太浅薄了,这源石皮种,内有着大恐怖,想必有着惊天之物。”

怎么回事,我自己挑选的源石皮种,到底有何逆天之物,典藏出言道。

众人双眸发红,这才刚开始而已,便已经悠有着逆天之物了。

“两位前辈,不用担心,我只是一时不差,被源石皮种内积聚的能量,猛然轰中。”

“弄影丫头,实在不行就不要开启了,典藏出言道。”

老家伙,咱们算平手如何,典藏出言道。

“两位前辈,还是让我先将源石皮种切了吧!”

作为一名破刀师,最忌讳的便是切割源石半途而废。

我们的目标是,开出好的源石种。

前辈,我弄影这一生还没有开过如此源石皮种,我一身渴求那能错过啊!

拾其地上的破石刀,在众人目不转睛的目光之下,在洗走向源石皮种,众人皆是期待着源石皮种能存在和逆天之物,这还没现身便已经有如此之能,倘若完全切开分解出来,会是如何。

“场面一片宁静,几乎能听到众人的心跳之声。”

弄影喉咙哽咽,双眸之内带着紧张害怕和期待。

“欻~~~,一声清脆。”

“这是……”

范老头,龚自在,救人。

三人其动,磅礴的能量纵横,幻化为一颗颗能量锁链。

众人看到一个能量球包裹内,黑气萦绕不断的冲击着光球。

“这……,典藏,龚自在,范易,三人对视,皆从彼此的双眸之内,感受到无尽的震惊。”

“范老,典老,者应该是传说中魔气,龚自在内心震荡不已,不由出言道。”

“是魔气,很纯正的魔气。”

“这应该是相当于皇级巅峰的魔器,怎么回事,我大罗天域想怎么会有魔器。”

天魔域,与我们之间相隔无数天域,怎么会有魔族的兵器,而且还是相当于皇级巅峰的魔气。

怪不得我发现其源石皮种下隐没着一层阴煞之气,我还以为是阴煞之气,没想到是魔气。

老家伙此事非同小可,不可传出去,咱们三人先合力将这魔器镇压封禁,教于圣尊大人。

说罢,三人的奥义之力开始收缩禁锢,任由魔器如何大发神威,依旧无法逃出。

轰~~…………!无限压缩后,形成了一颗黑色的珠子。

“呼~~!被吓的有些傻眼的弄影回头,三位前辈。”

丫头,没事吧!下着你了吧!范易笑问道。

我无事,前辈,开出来的东西呢?弄影出言文三人道。

“唰,挡住众人的能量强被撤下。”

“刚才那一幕众人皆是守在眼底。”

哈哈哈,弄影丫头,看来老夫的眼光不错啊!竟然开出了一剑皇境级别的灵器,哈哈哈哈哈哈!

典藏显得高兴至极。

“什么,刚才开出来的竟然是皇境级别的灵器,众人哑然。”

什么,皇境级别的灵器,龚叔,这是真的吗?弄影双眸带着激动之色,想不到啊!我弄影也能开出逆天宝贝来啊!

弄影亦是高兴至极,双眸充满了兴奋之色。

“那个,典藏前辈,可可否拿出皇级灵器,让我也跟着瞻仰一番。”

诸位,此番典眸运气出错竟然开吃皇级灵器。

但是,诸位应该知道,这源石皮种乃是出自龙窟之内,龙窟之内环境恶劣。

开出来的虽然是皇级灵器,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其终究是挡不住岁月的侵蚀。

其上灵性已经失去许多,为保持其灵气不外泄。

我们只好将其封存。

这一点,春娇石坊的龚自在长来帮忙亲自出手帮忙封禁,做不得假,典藏显得极为兴奋。

“不对,刚才那股黑气,好生熟悉,其应该不是皇级灵器,那股黑气,这么这么像那个老家伙的魔气。”

这三人在给众人演戏,肯定另有内容。

“叶兄,你在想什么呢?”

“哈哈哈,魁羯兄,我在想,实在太令人不敢相信了,突然开出了一柄皇级神兵。”

叶天双眸露出欲望之色。

“这魁羯感知力似乎很是强大,自己只是露出思索而已,便被其捕捉到。”

叶天真觉得三位前辈封禁的是皇级神兵吗?

难道不是吗?羯魁兄。

魁羯以为是何物啊!三位前辈德高望重,岂会轻言。

也许吧!魁羯出言道。

范老头,我可是开出了皇级神兵,你们系输定了,巅峰出言故意讽刺范易,以此来转移注意力。

范老头,我这源石皮种,可是开出了皇级神兵。

而你的还没有开,本座道是希望,期待着你的源石皮种 。

果然,经典藏如此之言,顿时在度吸引了其注意。

典藏都开了皇级神兵,范大师威名远播,七所选的源石又会是何等的存在呢?

众人没有看清开出的皇级皇器,将气氛引至高潮,以至于众人对范易所挑选的源石皮种极为好奇。

月兄,羯魁兄,你们说这范易前所选的源石皮种,其回超过典藏前辈的皇级神兵吗?

哈哈,诸位,真以为谁都能开出皇级神兵吗?

这批源石皮种的石王多半是典藏前辈所选的皇器源石皮种。月无命出言道。

哦!月兄叶兄,待两位大师分解石皮完毕之后,我们也玩一把如何!魁羯出言道。

“哦,魁羯道兄想怎么玩,叶天露出笑意道。”

月无命亦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两人。

“两位道兄既然有此意,我们就开石,各自挑选同一区的源石皮种。”

相同的数量,谁开出的宝物,最珍贵最有价值,折算成源石的数量更大,谁获胜如何,另外两方所开出的源石,宝物都归属胜者所有。

另外为其支付给春娇石坊,购买源石皮种的费用如何?

好,道是有趣,我月无命应了。

哈哈哈,既然两位道兄有此雅兴,我叶天自当奉陪。

就在三人交谈之时,架不住弄影的撒娇,软磨硬泡。

范易所挑选的源石,最终交于其分解。

“哈哈回去,来吧,我倒要看看,范易大师所挑选的源石皮种,到底是何种存在。”

众人瞩目,暂时没有人去观望其他区内的源石,皆是将目光聚集在源石皮种上。

只见其小心翼翼的,拿起石刀准备分解。

“不管了,有三位前辈在,即便蕴养了逆天之物,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下定决心。

“破石刀,重影浮现,刀影乱逛,宛如天成一般。”

欻……欻……,只问一声声清脆之音传来。

弄影退后数步。

“嘭,宛如炼化绽放一般,美丽至极,一片片石皮猛然浮现,宛如莲花盛开一般。”

无色量靓丽的能量迸射而出。

“一股磅礴的灵气瞬间充斥。””

“是……是五行异源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