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仙界种田苦 > 第329章 避过天劫
  神道宗渡劫大能震怒,神识锁定传送法阵,一股令人心悸的灵气瞬间飞跃到两人身前,想将两人彻底留下来。

  可惜扑了个空。

  白初的身影在彻底从传送阵中淡去前,脸上满是挑衅,冲着一干渡劫修士无声做了个口型。

  “——狗杂碎。”

  “白初!惊遥!你们俩给我等着!”

  一群渡劫修士又惊又怒,恨不得当场掐死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还敢骂他们是狗杂碎?

  惊遥眼尾余光看见她的口型,笑得开怀,“骂得好!”

  白初冷笑一声,没搭话,两人瞬息间就出现在数十万里开外。

  她手指舞动,惊遥只能看见一抹快到极致的残影在一堆灵材在摆弄着什么。

  下一刻,两人再次进入了传送阵中。

  惊遥有些庆幸听了掌门的劝从,不然她还真不能撸走那么多人,也没时间给她来杀人。

  很有可能只是刚破了阵法,还没来得及做出动作,便惊动了闭关的那群老怪物们,说不得她就要羽纱而归了。

  幸好……

  不得不说白初这个人对阵之一道有着极其敏锐的感知力,所以她才会在一入神道宗之后,立马就察觉到神道宗灵脉所在,借其布下杀阵,令他们自食其果。

  看见护宗大阵的一瞬间,白初就知道这个护宗大阵,困住别人可以,但是困不住她。

  只因这个护宗大阵只是小打小闹,并未到动真格的地步。

  不然就是给她一百条命来挥霍,白初也没这个胆量孤身闯入神道宗的腹地。

  若是惊遥的猜想成真,而神道宗为了宗门之中的修士,再怎么也值得冒险一试!

  杀阵所笼罩的范围之中,一个个神道宗修士连凄厉声都没发得出来,瞬间就被杀阵的攻击砍成血雾。

  隐藏在他们肉身之中的噬灵兽,也被杀阵的气机碾成了血雾。

  只有极少数的人没被阵法笼罩,侥幸逃过一劫。

  而王霖就在此列,恰好避过了骇人的杀阵。

  满脸后怕之色,“是谁那么大胆子?”

  他一脸惊魂未定,还未去查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潜入进来,便感受到神道宗的最深处一道道杀意冲天而起。

  七溟老怪以及后面朱寻弄出来的插曲,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未曾禀告给其他渡劫老祖,也未曾告诉宗内长老,悄悄捂了下来,暗中开启了护宗大阵。

  王霖总觉得他不是他了,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原本的那个自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再也找不回本心了。

  此时感受到那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气息,要说不惊慌是不可能的,等到他们处理完强闯神道宗的人以后,必然会清算他。

  王霖自是深谙那些渡劫老祖的狠辣,面庞狠狠抽搐了一下,不由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当初一定是脑子有坑才隐瞒了下来。

  ……

  而这时候,一阵又一阵的金光缓缓进入白初的身体之中,由于她杀的全是渡劫以下的修士,金光虽不停进入她的身体,然总量却不是很多。

  远远比不上杀一个渡劫修士所获得的功德多。

  白初虽有诧异,身后的追兵令她根本就顾不上这些功德金光,无暇与惊遥分享。

  被惊遥和白初二人惊动的渡劫大能,脸上并无对那些弟子惨死的沉痛,有的只是愤怒。

  因为在他们看来,死了也就死了,过不了多久便能借秘法重新培养出一个化神出来。

  本就是可以随便被取代、不重要的人,自然不在意。

  愤怒的是她们竟如此大胆,两个人就敢摸到神道宗老巢来,真是嫌命太长了!

  若是不将这二人斩杀于剑下,到时候人人都觉得神道宗可欺,谁都能来踩上一脚,杀鸡儆猴是必然的结果。

  “追!”

  而他们还不知神道宗做出来的恶事,已被人抽丝剥茧,将其狠狠剖开,悉数展露于元界修士眼前。

  所以才会这般愤怒。

  她们的动作太大,一个大肆屠杀宗门弟子;另一个则是把手伸到了灵脉中,还将他们从闭关之中惊醒,如何能不怒?

  其实两人进入神道宗的时间还没超过二十息,但是渡劫大能的威能何等大,只想惊遥想,顷刻之间就能要了宗内弟子的命。

  然而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想,她并没有那般做。

  她瞬间就屠杀了将近数千名元婴及化神期,而白初的十方杀阵造成的效果也丝毫不弱于她。



  为了宗门弟子着想,惊遥最后至少将数万名低阶修士收到了空间灵宝中,就算中途醒过来,也无法破开灵宝逃出来。

  王霖看着怒气冲冲的老祖们,忙不迭喊了一声,“老祖,神道宗的谋算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程度了。”

  但是在他开口的时候,有小半部分人已经追出去了,听见王霖的话后,绝大多数修士只微微停顿了一下,便追了上去。

  约莫留下了二十位渡劫期修士来处理杀阵的问题,以及他口中所说的事情。

  “怎么回事?”

  王霖压下面上的惊慌,不敢胡乱移动身躯,生怕不小心就落到杀阵里面去了,毕竟和他同阶的好些化神修士,不是死在了杀阵中就是死在了那个女人的屠杀下。

  他很是恭谨,就那么站在原地一五一十把事情的经过起因,不带半分捏造向他们陈述事实,不过倒是把自己撇出去了,把过错安到了死去的朱寻身上。

  死人是无法开口讲话的,他也总不可能事事都告知于别人。

  “……”

  回应他的,是渡劫老祖良久的沉默。

  一股浓厚的血腥气缓缓飘至鼻端,无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王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他们突然暴怒把自己杀了。

  王霖努力让自己不要表露出什么异样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跳频率不要过快,他低垂着头,不敢抬头去看。

  神道宗的老祖有多喜怒无常,他是知道的,他们既然没开口,还是少在这个时候撞上去得好。

  王霖盯着鞋尖,静静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倏地,他感受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到耳边。

  紧接着,便是一声冷笑了,半点也没避讳王霖。

  “哼,她两人就算杀光了神道宗的弟子又怎么样?只要我们不死,随随便便就能重新创造出一个神道宗来!”

  王霖听到这句话,心中泛起一阵又一阵的冷意,也就是说,只要修为不到渡劫,他们就是随时都可以被放弃的存在?

  王霖察觉到有无数双摄人心魄的眸子中锁定了他,他却不敢抬头,唇边露出一抹苦笑。

  这算不算自尝苦果?

  “真以为这区区阵法能奈何得了我神道宗?”

  有人阴冷的笑了一声。

  王霖视线中出现一只噬灵兽,不,是许多只噬灵兽!

  他猛然抬起头,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好奇?”

  天下就没有什么是噬灵兽不能吞的,如果一只不够,那就两只、百只、千只、万只……直至可以吞掉为止!

  王霖只知晓噬灵兽可以吞噬灵根及修士的血肉气血来修炼,却不知它连阵法都能吞噬!

  这其中莫不是隐瞒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王霖瞳孔中掠过深深的忌惮之色,他虽成为了神道宗的高层长老,但好像一直从未接近过核心,像。

  确实,神道宗的高层看重噬灵兽并不仅仅只限于可以获得它的天赋,仅是如此的话,还不值得他们冒险。

  皆因有噬灵兽相助后,晋升渡劫期时可以轻轻松松避过天劫!

  元界修士无一人例外,在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这五个阶段之中,晋升并不需要天劫淬体,只有极少数人才有可能在这个阶段获得天劫的洗礼。

  要想踏入渡劫这个门槛,自然还需沐浴天劫,光是晋升时出现的天劫这一关,就将许多修士拦在了门外,不得寸近。

  不是不清楚噬灵兽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但是在巨大的诱惑力之下,没有人能够忍受得住。

  晋升渡劫期的天劫可以躲,那么他们就能往更大胆的地方想象……飞升呢?

  是不是也可以躲避天道降下来的雷劫?!

  神道宗的渡劫修士怎么能不激动,哪怕与虎谋皮,最后落得个什么好处也没有捞到的下场,也值了!

  虽不知为何有噬灵兽相助后,可以躲避掉天劫,但他们也知噬灵兽很不简单。

  说不定与天上那位有关,也与此间天地破损有一定的关联之处。

  就凭这一点,神道宗的高层几乎无条件直接通过了这一点,一直与噬灵兽有着密切的合作。

  至于别的那些东西,与飞升时有可能完好无损躲避雷劫想比起来,就有些不够看了。

  白初的阵法是厉害,不愧为那个时代的天之娇女,将一众同龄修士狠狠压在地上摩擦,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任她布下的阵法再厉害,还不是轻而易举就被噬灵兽吞之入腹?

  王霖耳边响起一道令人头皮发麻的啃噬声,只觉得那股血腥之气更加浓厚了。

  他诧异的看了一眼,心中有了些猜想,等见到事实时,仍然觉得荒谬。

  噬灵兽竟然真的可以吞噬法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