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海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海贼王之bloodred > 德雷斯罗萨的猛禽——食堂
  睡醒一觉之后,洗了一把脸,镜子中的腥,白皙的肌肤,柳眉凌厉衬得红瞳也带了几分锐利,把大件的黑色短袖下摆收到短裤里,将吊带牵到肩上,踢着马丁靴到隔壁敲着门:“多弗。”敲了好几下,都没有回应,还想说问他烧烧果实的事,结果不在?

  又等了一会,仍是没有声响,整个走廊只有这两间房是靠在一起的,门所对着的巨大落地窗能看到花园。

  瞎转悠着,这一层连守卫都没有,到游泳池处,乔拉、G佬还有马哈拜斯在凉亭下打牌;皮克靠在躺椅上,身旁都是穿着比基/尼的各色美女,双手捧脸作崇拜状还不停说着什么“太硬派了!”“皮克大人!”一副人生赢家的模样。

  走近,才发现泳池的浅滩处同样热闹,靠在阶梯上的男人,脸朝天一如既往的张狂,穿着一件没有扣上的花衬衫,肌肉喷张,没有一丝赘肉,古铜的肌肤在阳光下极为性感,下身只有一条紧致的黑色三角泳裤,长腿惬意的放在水下,真是秀色可餐。

  他周身也是围着不少的莺莺燕燕,还有的在给他喂水果,一些还在泳池里玩着球,犹如人间乐园一般。

  不过腥只看了一眼,就立马转头,骚包,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似的,没来得及细想:“腥!”后背被baby5猛然抱住,戳不及防往前踉跄几步。

  试图转过身去把已经开始眼泪汪汪的baby5安抚,像小时候一样,温柔的拍着她的头说:“乖,在这。”

  还没来得及动作,baby5再一次动作奇怪的松开她,她再一次被吊起来:“啊啊啊!多弗!”俨然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不用想,又是那个男人戏码,你能和女人玩,我跟baby5抱一两下都不行?丝毫没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问题,鸣鸿轻松的把丝线砍掉,搂过把手变成枪状想去找多弗寻仇的baby5往外走去:“一起去逛街吧。”正好熟悉下这个地方。

  身后传来女人的惊呼:“多弗大人!”

  “你要去哪,腥。”阴影笼罩两人,仰头,那股甜到发腻的女人香水袭入鼻腔,柳眉轻皱:“我跟baby5去逛城镇。”又不是逃跑,说了两年就两年。

  “baby5有任务不能陪你...”

  看了眼懵在原地的baby5,腥心里了然:“那我找皮克陪我。”

  某人的太阳穴爬上青筋:“...皮克跟baby5一起行动。”

  “马哈拜斯。”

  “乔拉。”

  “G老。”

  “现在家族里,除了我,其他都没空陪你。”多弗笑得恶劣,似是不给腥拒绝一般,操纵着堂吉诃德家族的干部起身。

  突然被安排上任务还被丝线操纵着的众人:“....”

  腥看到这滑稽的场景,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怎么感觉这个男人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那我自己去。”翘着手,脸上笑意不变,仿佛认定了绝不跟多弗上街一般。

  男人的手背也浮起青筋,红瞳紧盯着腥,似在强忍着什么,看他这幅快要发作的样子,腥撇了撇嘴:“行了行了,你放开他们,让他们就在这里‘执行任务’。”摆着手,对视罕见愣住的多弗:“你去把身上的味道洗洗,我在这里等你。”反正要过两年,懒得跟着男人搞对立。

  “...”

  看着男人还在原地没有动作,这傻了吧唧的模样也是没见过,手在他面前摆着:“走不走啊。”

  多弗回过神,把红眼镜扣在腥的头上,他眼里绽出雀跃的光:“等我。”速度极快的消失在腥面前。

  “...”baby5手抖着想给自己点烟:“腥!我都没见过这样的少主唉!”竟然还把贴身的眼镜给腥带上了。

  猛然感受到一股极其不善的目光,转眼望去那群莺莺燕燕,不少用埋怨、羡慕的眼神在看她,但都不是那道足以让她侧目的,女人的恶意,真有趣。

  暗红的眼睛流转着恶趣,柳眉轻挑,饶有趣味的用眼神挑衅着那群女人,勾唇一笑,望着她们,把头上的眼镜摘下,挂在自己的衣领上。

  没有再理会那群快要捉狂的女人,和baby5聊了起来,一如小时候聒噪,无数问题问的腥应接不暇:“停停停!你就问一个你现在最想知道的!”

  “腥。”baby5捉着裙摆,叼着烟,略带紧张的问着,眼里有水光,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你还会走吗。”

  小时候还是很黏自己的一个孩子,即便长大了,也还是会向她撒娇,一时心软,脱口而出道:“不走了。”把她嘴里的烟抽了出来:“少抽点,对身体不好。”baby5眼睛蓄满泪水满溢而出,冲上前就给腥一个熊抱,不过紧接着下一秒又是被吊起。

  腥后背一僵,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男人听去。

  “走了。”温柔低沉的声音在身后,两人距离可能很近,因为她的后背能感受到衣服靠着男人的腹部,还有那股沐浴露掺杂古龙水的味道把她笼罩,腥往前走了一大步,转过身看着男人,可能是洗澡匆忙,脖子上还有水珠,多弗穿着跟她相似的黑色短袖,披着粉色大氅。

  虽然很不想这么认为,但这是,情侣装?

  嘴快把心里疑问说出来:“你干嘛穿这样。”

  红瞳清亮,是腥略带不满的模样,弯腰,在小只的耳边轻声说着:“那你,要给我换一套吗?”腥能看见男人脖子上的银光,而多弗则是看着他眼镜被腥挂在衣领上,就像是他的所有物被打了记号。

  腥捂着红红的耳朵往后退着,转身就走,还不忘解放baby5。

  多弗笑着,跟上小只,很快并排走远。

  堂吉诃德家族:....

  游泳一个面容姣好身材劲爆的女人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街道上的人看到多弗都是一脸尊崇,但他们都不敢上前,只是神色激动的喊着:“国王!是我们的国王!”里面不泛大人小孩,竟然还有玩具?!

  腥打量着他们那像是在看神祗的模样,心下疑惑,多弗这恶霸还能有这么多推崇他的民众?

  两个模样出色的人走在大街,加上这里头还有一个是德雷斯罗萨的国主,很快,许多声音又变了:“站在国王身边那个女人是谁?”“看他们穿的!”“是皇后吧!”

  嘴角抽动,瞥了一样看上去心情很好的男人,不着痕迹的跟他拉开距离,却不料男人大手一搂,差点没把她包裹进粉色大氅里,小声道:“喂!”

  “让我的民众看看,腥。”他们未来的皇后,手下的动作不放松,腥看不见他的模样:“不要挣开。”

  抓不开那只紧紧扣在她肩膀的大手:“看什么啊!他们都要误会了!”没听到他们都已经确凿的称她为皇后了嘛!

  “腥,你其实知道的吧。”多弗的声音里没有笑意。

  “嗯,唉??”不可置信的瞪圆双目,知道什么!她不知道!该死她竟然因为男人的话慌了心神:“多弗,我不愿意。”下意识把这话说出来了。

  两人靠的近,腥能感受到身旁那人已经开始生气了,那只大手上的青筋,无一不显示着男人此刻的暴怒,但她不喜欢这样,一点都不尊重人的家伙,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顺者昌逆者亡的。

  路旁的人都被操纵着背过身去:“唉唉我的身体!”“怎么回事!”“奇怪!”

  不知道男人想做什么,身体紧绷着,却没想男人松开了扣她肩的手,她立刻离男人一米远,红瞳戒备的看着他。

  多弗只是带着一头青筋往前走着:“带你去看竞技场。”

  迟疑一瞬,便跟上,这个人.....

  腥和多弗坐在竞技场唯一的包间里,迪亚曼蒂一看多弗和她来了,立刻安排他们到这里观看,外面的人窥探不了他们所在,而他们的位置置于竞技场的高处,将场内全部纳入眼内。

  很快她便被大乱斗的各色罪犯吸引了目光,这几乎都是伟大航道上赫赫有名的海贼们,没想到,竟然都在这里聚集了。

  迪亚曼蒂高声将赛制说一遍,最后说道奖品的时候,情绪明显的高昂:“这是罕见的某国大秘宝钥匙,据说里面藏了恶魔果实还有无数金银财宝!”

  “想拥有!就凭实力来夺取吧!”带动起底下海贼激昂!

  “ABCD区,各区总共60人!”

  大乱斗很快就开始了,开始的时候可能有海贼团被分配一个区了,然后便组队去击杀别的人,观众也因这打斗而高喊着,打到最后,那些抱团的海贼团雀跃欢呼,迪亚曼蒂残酷的冷声道:“每区,只能剩一个人!”

  海贼团开始还抗议,接着自己人开始攻击自己人,团队分崩离析,一个沾满血污的人高举着手,不过看那样子,已经是疯魔了吧。

  那些晕倒或者死去的人全都被平台机关倾倒地下去,不知道会被送去哪里,腥收回视线,一转头就看到多弗动作也没变过,只是手肘撑在椅凳上,托着下巴,一副认真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其实他只是在看着腥。

  立刻转头看回竞技场,下一个区的比赛开始了,节奏很紧凑,每个区都是只剩下一个人,莫名让她觉得,这像是在看困兽斗。

  多弗夸着迪亚曼蒂主持得真不错,迪亚曼蒂详装没有,这都是多弗给的机会,下一刻多弗说:“这样啊,那我不夸...”

  “那我就接受少主你的夸赞了!”含蓄的样子猛然一变,得意的嘴角咧上耳朵,如果他有尾巴,那估计都快翘上天。

  黄昏将近,德雷斯罗萨这座城市沐浴在氤氲的橙光下,极具梦幻,这地的风土人情都似人民,热情,开放。

  跟在多弗的身后,肚子打着鼓,毕竟来到这里之后,一天都没吃过东西,抬眸那男人似笑非笑的模样真是欠揍。

  多弗拍了拍某只一副气恼模样的头,抑住心里想进一步触碰她的冲动:“去吃饭吧。”

  那人的手收得很快,腥竟然觉得他的举动很抚慰自己,真是见鬼了,快步跟上去,左拐右转的到达一家看上去很豪华的餐厅,连里面装修充斥着高级感,店主一定是很有品味和见识的人。

  多弗只是步入门内,很快,一个穿着西装戴着小眼镜的青年快步走上前,对着多弗鞠躬:“少主!”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正在打量四周的腥,又道:“您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请随我入座。”

  “....”真是没想到这人的产业,到处都是,餐厅里竟然还有自己的饭堂(?)

  餐厅内有大厅的座位还有包厢卡座,而且都坐满人,大厅人多,但是讲话的声音极小,卡座还有帘子遮挡,保护了客人的隐私只余,还让客人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而多弗的饭堂就不同了,在餐厅的最深处,房间里摆设不多,但都看得出应该是不菲的藏品,欧式的大灯挂在中央,洒下琉璃般的光,正底下是一张不大的圆桌,连两人的座位都像艺术品一般,凳背雕刻的木质花纹,坐上去软垫估计绵软得瘫倒在上面都能睡过去。

  多弗绅士的为她拉开座位,她有点不习惯,还是坐了上去,接着男人为她铺好餐巾后,坐到腥的对面。

  多弗红瞳只是盯着她看,让她如坐针毡:“...?”不用点餐吗?

  不过一会,门前的铃声清脆响起,接着门被打开,是刚才为他们引路的经理,端着食物上来,他们吃完一道,掐着点又会继续送上来,而且把盘子带走后,还会为他们更换餐具。

  最令腥讶异的是,每一道食物,都是带着番茄的料理,无论是烩饭抑或是番茄牛排,每一道好吃得她都快把舌头吞掉。

  多弗吃的缓慢,更多的是在打量对面小只的模样,暗红的眸子泛着光,因对喜爱食物而笑脸盈盈的幸福模样,让他好想,也成为那份食物。

  腹中的饥饿得到满足,甚至连身心都被食物治愈,喝了一口番茄汁,看向多弗的眼里带着感激,脸颊捎带红晕:“太好吃了!谢谢你,多弗。”

  男人的眸里一瞬翻涌野兽捕食时的凶光,腥一愣,再看多弗已经勾唇像往日张狂的笑着:“喜欢就好。”喜欢我,更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